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念君欢 > 番外2 帝后日常

番外2 帝后日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周毓白登基为帝之后。

    傅念君自从做了皇后,就更加体会到曾经的舒皇后,如今的舒太后有多么不容易了。

    先皇在三年前退位做了太上皇,这是大宋开国以来的第一个先例,但是基本上满朝文武也没有不同意的。

    在傅念君的记忆里皇帝确实还没有那么早过世,但是他的身体确实是每况愈下,在退位前很多政事就已经让太子代为处理了。

    周毓白登基后便几乎没有一日松懈下来,虽然与西夏的那场大战重创了西夏雄兵,但是说到底富国强兵非一朝一夕之事,从去年开始,傅琨便着手推行新政,而傅念君记忆中傅琨此生做的最大的功绩便是新政。

    只是她记忆里的傅琨,因为老皇帝逝世、新帝登基,加之接连几件名声上的丑闻,他迅速地在朝上失去了一切地位和权势,傅家也由此衰败,新政更是只能不了了之,很多利国利民的政策甚至还没有机会在民间得到实践就夭折了。

    当然,这一次不会了,因为登基的新帝周毓白,非常赞成傅琨的新政,尤其是强军一项。

    周毓白这些日子忙得连傅念君也很少见到他的人。

    澄儿已经快七岁了,十分调皮,每每傅念君管不住他时就会把他扔到傅渊那里受两天管教,每次回来他都能因此乖上几天,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而与此同时傅渊的儿子傅桓则因为与这个表哥亲近了几天,就次次会让钱婧华发现多了几个调皮的点子。

    傅念君难得忙里偷闲,扶着舒太后在后花园里喂鱼赏花,而旁边的内侍正在等她做决定,要她决策层新晋的牡丹点多少盆送去各宫。

    舒太后对她笑说:“做这后宫的主子也不容易,大事小事,鸡毛蒜皮,都是你的事。”

    傅念君叹了口气,可不是,她这个皇后可没有那么轻松。

    “娘、娘……”

    澄儿从远处跑过来,后头还跟着一个跌跌撞撞的小身影。

    三年前江菱歌给太上皇生了一个小公主,太上皇很高兴,老来得女,宠得很,江菱歌也总算可以在这宫里活得体面些。

    这个小姑姑很喜欢缠着澄儿,但是澄儿却觉得小姑姑软绵绵碍手碍脚的,不喜欢带着她玩。

    “瞧瞧我们慧娘,这是怎么了……”

    舒太后见小公主又要可怜巴巴地流眼泪,赶紧抱过来放在了膝头。

    小公主指着澄儿,不开心地说:“哥哥,哥哥……”

    她张开手要让澄儿抱。

    舒太后再一次纠正她:“不是哥哥。”

    该怎么和她说呢,澄儿的父亲才是她的哥哥,看着小公主乌溜溜葡萄一样的眼珠,舒皇后只能打算再过几年解释了。

    傅念君拿出帕子替澄儿擦汗:“跑哪里去了?这么满头汗的,不是让你在书房念书的……”

    “我去六伯父那里了!”澄儿兴奋地脸通红:“……新造出来的大炮,娘你没看见,就这么‘嘭’一声,能飞那么远……”

    他吱吱喳喳地说个不停,傅念君只能微笑着给他递水喝。

    想也知道,肯定又是周绍懿带他去的。

    就像当年的懿儿喜欢缠着周毓白这个七叔一样,澄儿如今最亲近的人不是他亲爹周毓白,而是齐王周毓琛,整天想着让六伯父带他看那些枪炮。

    这一点是傅念君怎么也没想到过的。

    也不怪他,自他出生,周毓白便忙于政事,澄儿又好动,一点不似周毓白幼时的性子。

    “娘,你打算什么时候生妹妹?”

    澄儿喝了水突然这么问傅念君,仰起的小脸上满是天真。

    傅念君一时噎住了。

    这孩子竟然下一刻就走到舒太后身边不客气地捏了捏小公主的脸颊,忧愁道:“能不要生一个小姑姑那么胖的吗?我喜欢瘦一点的妹妹,六伯父家里的霖表妹那样,就是一点,她太爱生病了……”

    傅念君无奈地说:“你哪里听来这样的话?生妹妹的事。”

    谁说要生妹妹了?她自己都没这个打算。

    澄儿扬了扬小下巴:“娘,我都知道,爹爹不是要选秀吗?选秀就是为了给我生很多弟弟妹妹啊。”

    傅念君:“……”

    旁边的宫人和舒太后都开始笑了。

    舒太后让人把澄儿和小公主都带下去了,然后才对傅念君说:“前些日子有御史提了选秀的事,不是一口被七哥儿给否了么?怎么还有人在乱传话,叫澄儿听了去。”

    傅念君无奈:“他总是这样往宫外去,难免耳根不清净,往后再不许他出宫了。”

    舒太后笑:“不过澄儿说的也没有错……”

    她把目光落向了傅念君的肚子:“是该给他添个妹妹了,这宫里的孩子多些还是好的。”

    她知道自己的儿子,选秀纳妃之类的也不用再提,如今澄儿也七岁了,无论是再给他添个弟弟或者妹妹,都是很合适的时机。

    傅念君不好意思接这个话茬。

    到了晚上,夫妻俩好不容易能好好说一回话了,傅念君便把白天的事说给了周毓白听,然后问他:

    “七郎可还要选秀?虽然朝事繁忙,但是子嗣大事也不可耽误啊。”

    周毓白这些年倒是并未有多大改变,他任由傅念君替他解龙袍,边说:“一切听贤后定夺就是。”

    傅念君横了他一眼,只说:“叫我看,那些选秀的都不怎么好。”

    周毓白憋住笑:“那你觉得谁比较好?”

    傅念君笑得很狡猾:“高丽翁主比较好,正好还与咱们有一段渊源在呢。”

    周毓白脸一黑。

    高丽翁主这个话题简直就是他的噩梦,自从傅念君在多年前提过那个梦,他提防高丽翁主甚至远胜周绍雍,如今高丽使节已经在路上了,周毓白还特地去过一封信,无论如何,他们的什么翁主、县主都请不要带来。

    他是决计不可能与什么高丽翁主联姻的。

    当然,其实梦里这个高丽翁主出现的时候,也该是好几年后了,所以高丽国主收到大宋皇帝来信的时候,只能望着自己一帮还是嫩葱一样的女儿一头雾水原本也没打算送女儿去和亲的。

    傅念君从来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她在周毓白面前提这些话,多半是为了调戏他。

    如今两人都老夫老妻了,她还犯得着为什么人去吃醋。

    周毓白的手又搭回了傅念君的腰间,他在她颈边呢喃,“不过澄儿说得也没错,我们是应该……”

    傅念君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转身严肃地问:

    “我的腰是不是比以前粗了。”

    周毓白愣了愣,摸不清楚她是什么意思:“……可能生了澄儿以后会有一点,但是……”

    傅念君已经听不见他的“但是”了,她走到镜子前照了照,依然还是一张芙蓉娇媚脸,心里松了松。

    周毓白觉得她这两天确实有些不太对劲。

    前天,还有五天前晚上,她好像也是这样,不知在瞎操心什么。虽然说他如今朝政繁忙,但是成亲这么几年,不代表他对有些事的兴趣就相应减少了。

    他不打算放过她,在傅念君还在忧心忡忡地照镜子的时候他便将她揽住转过了身子来,傅念君只觉得自己的后背贴在了铜镜上,他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吻下来了。

    他看来也很着急要女儿了。

    傅念君莫名有点火气,推推自己丈夫的肩膀。

    可想而知,当然是推不动的。

    周毓白微微抬起脸,将她抱起来往龙床走去,如今宫里谁都知道,帝后感情好,并未分宫而居。

    傅念君看着眼前这张和几年前没有变化,甚至更俊朗的脸就有点来气,伸手就推开了周毓白的下巴。

    周毓白惊讶,这么些年了,她倒是对自己从来不会有情绪这样大的时候。

    “念君你……”

    周毓白犹豫了。

    “你厌倦了?”

    他的声音有点低落。

    傅念君忙说:“当然不是。”

    她只是最近心里很容易起燥火就是,一定是宫里的事太多太忙了。

    她见周毓白一副受伤的模样,心一软,忙揽住他的脖子,靠在他颈窝,有点郁闷地说:“七郎,看着澄儿一天天长起来,我是怕我越来越老了……”

    周毓白叹了口气,着她的背心,说:“我只想看着你越来越老,念君,我不想一辈子只记得你年轻时的样子,你明白的。”

    谁都没有他体会深。

    死在最好的年华时的傅念君,永远不会有苍老的一天。

    可是这是他的噩梦,他只想和她一起走到白发苍苍的那天,哪怕他再无半点风度,她也不存任何美貌,但是这才是他最企盼的场景。

    “好嘛……”

    傅念君抱住他蹭了蹭,主动吻了吻他挺拔的鼻子。

    “只要你没有什么高丽翁主,我就给你看看我老了的模样。”

    她有点骄傲地说。

    曾经的那个“傅皇后”,想必也是这么想的吧,只是她终究不曾说出过这句话来罢了。

    但是她敢,因为她知道他会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他的回应有点模糊,因为周毓白已经沉醉在她发肤的气息之间了。

    “一直就只有你一个……”

    发丝交缠之间,两人即便成亲那么多年,依然能品出些不同的滋味。

    只是结束后原本该是耳鬓厮磨的时光,傅念君这次却有点不太妙,周毓白给她倒碗水的功夫,她便凑在床边干呕起来。

    周毓白忍不住再一次怀疑自己了。

    “很……恶心?”

    傅念君只是头晕目眩的,突然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慌张地拉住他的手:

    “我、我不会是……”

    难道让澄儿给一语成谶了?

    她这个月因为忙碌,连平安脉都没叫太医请。

    实在是太粗心了。

    周毓白惊讶过来立刻肃容,披了衣服忙传唤下人宣太医。

    一时间皇宫大内又热闹了起来……

    第二天,傅念君被确诊为喜脉后,舒太后二话不说,就接过了所有的庶务,不让她再分神劳累一点。

    傅念君想着自己确实是糊涂,生澄儿的时候就没少遭罪,这么些年了,有点忘了怀身子的感受。

    倒是澄儿一听到消息,第一个跑来,声音更是老远就传了过来。

    “娘,我妹妹终于来了吗?她是什么时候来的?昨天不是还没有呢吗?是昨天晚上你和爹爹……”

    后面的话就消失了。

    是被内侍紧急捂住了嘴。

    这孩子到底……是像谁啊。

    傅念君又开始头疼了。

    摸了摸肚子,她也不确定这里头是又一个调皮鬼还是一个文静的小丫头,她当然也期望是个小公主的,承袭自他们夫妻二人的相貌,自然是玉雪可爱。

    但是想归想,八个多月后,百姓们又再次为傅皇后喜得麟儿欢欣鼓舞起来。

    澄儿多了个弟弟。

    他有点沮丧,似乎很想让弟弟回到娘亲肚子里再生一次,但是被周绍懿劝过之后,他就完全看开了。

    “娘,以后我是长兄,就不会再被先生和舅舅罚了对不对?爹爹也不会总教育我了?你也不会总说我调皮了?你们都会骂弟弟的吧。”

    傅念君:“……”

    她觉得澄儿才应该重新再生一次。

    周毓白也觉得颇为遗憾,尤其是小公主又分不清人,再次拉着他的龙袍下摆抬着肥嘟嘟的小脸叫他爹的时候,他心底这分遗憾便又加深了几分。

    但是再如何,他都不想傅念君身体有所损伤,所以孩子的事,皆是天命,他不想强求了。

    “我的意思是,早些立澄儿做太子,他也能稳重些。”

    傅念君才抱着两个月大的小孩子,就听见自己的丈夫说要立大儿子为储了。

    “会不会太快了?”

    太上皇立储的事拖了二十多年,他倒是一下子就决定了。

    “我知你担忧。”周毓白笑道:“澄儿的性子不似你我,却颇有太祖当年之风,我不用培养一个与我肖似的孩儿。他会是个合适的人选……”

    傅念君咬唇点了点头。

    家国天下,他们一家人,注定与这万里江山不可分割了,她的丈夫和孩子,自有他们人生的征程。

    而她,只是一个站在他们背后的女人。

    “我知道,你和澄儿,一定都会做到的。”

    傅念君笑了笑,抱着熟睡的小儿子靠进了丈夫的怀抱。

    周毓白轻轻吻了吻她的头顶,低声说:“谢谢你,念君。”

    老夫老妻的车我都不敢开啊,好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