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里院 > 第四卷 第十四章 对峙(上)

第四卷 第十四章 对峙(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是一团黑雾,可当王曦与之对视的时候,却觉得自己就是在看一个人一样。

    见何雨宇拦着,黑雾没有心存侥幸,试图强行捉拿王曦,反而当机立断,再次调转方向,开始用最原始的方法,暴力轰击阵法。

    当它做出这般举动的时候,里十院的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件事。

    它没招了。

    果然如传闻中所说的一样,这名内鬼的实力并不是太高啊。

    其实刚才在它四处游走的时候,大家便发现了,其气息大约在主任医师上下。

    只是它一直未曾出手攻击下面的医师。

    或许它也明白,那样做毫无意义,还不如留些力气来应对这些高手。

    “其实你还有更好的选择。”陈日津见稳操胜券,出口道。

    那黑雾在半空之中翻腾了一会儿,最终缓缓降落下来,幻化成了一个人形。

    唯有它的脸,时刻在变化,无数的面容不断浮现。

    痛苦的,悲伤的,欢喜的,恐惧的,兴奋的,淡漠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

    每一张脸,都是如此的僵硬,当其出现的时候,表情就再也不会有变化,直到被下一张脸所代替……

    “嘿嘿嘿,可惜被杨胖子发现了,不然的话倒的确能够以他为质。”

    “里十院院长陈日津,阁下,未请教。”陈日津再次摆下一道缚灵阵,点点星光将其围住,即使在白天也显得异常的耀眼。

    “我的名字太多,但还好,最初的那个名字一直没有忘。我有个习惯,每次夺舍之后,便用那个人的名字,如果你们不介意,也可以叫我杨允佶,毕竟我现在有着他的所有记忆和感情,甚至,我见到余婉主任的时候,还会有一些心动的感觉。”

    余婉冷声道:“我们很介意。”

    “那就叫我子君吧,在杨主任的记忆,这段往事很有趣,相信是陈院长的得意之作。不过,在我这里,应该当得起它本来的意思,暗夜的君王。”

    陈日津笑道:“那么这位……子君……你觉得现在的形势是什么样呢?”

    “我奈何不了你们,你们也奈何不了我。”子君道。

    陈日津笑意更甚,道:“看来,你当不起子君二字本来的意思啊,也是和安井信一样,夜郎自大罢了。或者说,阁下的武力已经达到天下无敌的境界了?”

    子君道:“不用把我和安井信这种角色混为一谈。今天这阵仗,即使是来四位阎君,估计也是难分上下吧。只不过,大家打了那么久的交道了,或许陈院长你远在海外,对我不是太熟悉,其他几个主任呢?婉儿姐,你说。我是那种计划不万全,便会以身试险的人吗?”

    余婉皱着眉头,道:“不要用杨允佶的口吻和我说话。”

    的确,这名内鬼之前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可以看得出来,他都是谋定而后动,基本上不留破绽。

    王曦明白,陈日津是想套取更多的情报。

    现在日本这边,阴阳依旧不通,没有办法查魂。

    而这个自称子君的内鬼,却如此气定神闲,很明显是在拖延时间。

    从他的话中便可以知道,必然留有后手。

    “师娘,先拿下再说,他在拖延时间。”王曦站在何雨宇身后,悄悄说道。

    他的声音虽小,但在场的,也都听到了。

    陈日津道:“既然阁下如此镇定,那能否告知一二,你的底气来源呢?”

    子君道:“陈院长不愧为做买卖的好手,这种问题,也打听得如此理直气壮。王曦小友,你说对了,我就是在拖时间,你不是偶尔脑洞也比较大吗?要不你来猜一猜?或者说,实在不想猜,咱们也可以直接动手?”

    王曦见他提到自己,道:“你在虚张声势,不然的话,先前为何逃窜?”

    “你们追,我当然要逃啊。”

    “那我现在看不出,你有何资本和我们对峙。”王曦道。

    子君笑道:“因为你们陈院长,想知道更多的东西。王曦,你还是太毛躁了。你忘了,我曾经在太医院和巫之间,来回夺舍啊。你觉得,我会不会灵魂自爆?如果我要自爆的话,你们没人拦得住。还有,我知道你们一直在研究界门的开启方法,那你们再猜,我会不会呢?在这里开启一道界门,想必会很精彩吧。”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不由地沉了下来。

    良久,陈日津道:“这就是你的底牌?”

    “陈院长可要想好,这次开启界门,就没有楚江王来顶着通道了。到时候,何时再关上,可就由我说了算。你确定你的里十院能够挑此大梁?”

    他一边说,一边捏出了一个手决,同时体内的气息疯狂旋转,并且逐步攀升,越来越紊乱。

    众人一看,皆是默然。

    虽然看不懂那个手决,但知道,那必定是开启界门所用,同时对于那股灵魂自爆之前的征兆,王曦他们就太熟悉了,即使里十院没有亲自接触过,可也看过不少资料,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好,你说。”陈日津道,“费尽千辛万苦,来到这里,应该不是来谋我里十院的吧?”

    从子君的角度来看,里十院是对他威胁最小的一座里院了。

    “陈院长果然是聪明人,那我也打开天窗说亮话。放我走,我给你们遗人的资料。”子君道。

    陈日津摇头道:“不,你还没有把你的事情说清楚。你来,难道就是为了让我们抓住你,然后你再用遗人的情报换取自由?抱歉,虽然我对遗人的情报十分感兴趣,但我对你的动机更感兴趣。”

    子君道:“陈院长果然有够冷静,但是你别忘了。我不是主动暴露的,我是被你们抓住的。哎……王曦,老夫栽在你手里了。”

    王曦听得这话,明白了过来。

    他如此说话,便是承认了一个事实。

    杨允佶他们出发前,被石建泓和黄义歆联手查过,是没有问题的。可现在,它居然将杨允佶夺舍了,也就是说,他本来想打一个时间差。利用这几个已经被证明清白了的人,再次选一个进行夺舍,里院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查到的。这三人当中,余婉的实力最高,而杨允佶和廖韩帅呢,则相差无几。奈何杨允佶前不久才受过重伤,所以选择谁来进行夺舍,一点都不难取舍。

    可王曦偏偏冒出来一句,让这三位也要查。

    这下就可被堵在家门口了。

    所以说,他来,真的不为别的,就是来为自己洗白的。

    只要里院全部都查了一圈儿,没什么发现,自然这件事情就暂时先混过关了,至于以后怎样,就可以慢慢谋划了。

    毕竟这次的事情,实在太急了。

    “那邪宗的事情,也是你安排的了?”陈日津想通这些,继续问道。

    子君道:“日本阴阳师油盐不进,但那也是现在而已,几十年前,最动荡的时候,我也曾经到过日本,顺便扶植了一支势力,可是没有时间和精力来经营,实力也就那样,让你们笑话了。”

    余婉道:“看样子,你本来是打算彻底夺舍杨允佶了?”

    因为他既然都下令让邪宗来攻击自己了,那么就更是可以把杨允佶这个将来会长期使用的身份给再洗白一点。

    谁都怀疑不到他们三个头上来。

    子君笑笑,只是点头不说话。

    只是那张笑脸,一直僵硬着,看上去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那扰乱里十院这道命令,也只是为了最后攻击我们做掩护?”余婉继续问道。

    毕竟从买春何雨宇开始,这个邪宗做了太多的铺垫,而攻击余婉等人,则表现得更像是临时起意。原来,花了大力气布局的地方,人家根本不在乎。而那看似不经意地一招,才是真正的目的。

    怪不得他对邪宗的第一条指令如此的模糊不清,而第二道命令即使没有完成,他也并不显得恼火。

    因为只要做出了攻击的姿态,便算将三人的嫌疑更进一步的降低了。

    那张诡异的笑脸在继续点头:“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舒服。”

    “所以,你还有一道指令,是让邪宗回总部等人前去接洽,其实根本没有人,对吧?你是将他们用完了,然后让他们集中起来,方便我们一锅端。接着利用他们的嘴,把这事情的前因后果查出来。而整件事情,只有那名内鬼的影子,却无论如何,也和我们三人没有半点关系。当然了,我和廖主任只是顺带,你的目的只是替杨允佶的身份打掩护。”余婉道。

    子君又换了一张吃惊的脸,道:“连这些你们都想到了,的确厉害。”

    只不过,相比起那僵硬的笑脸,一张一丝不动的惊骇脸庞,更让人觉得心里不舒服,就那么用大大的眼睛,毫无生气地盯着他们。

    余婉笑道:“没什么,这些都不是我想的。用王曦的话来说,这不正是你想让我们如此做的吗?一切,可都是在你的计划之中啊。”

    王曦?

    子君第一次用上了一副疑惑的表情。

    王曦和余婉有接触?

    什么意思?

    我怎么不知道?

    余婉道:“你以为王曦是临时起意,要查我们的吗?”

    这一下,不知是子君,除了王曦的所有人,都露出了不解。

    余婉继续道:“今天早上,王曦来找我谈过一次。”

    “不可能,我一步都没有离开过你。”

    “在女厕所。”

    喝!

    全场都倒吸一口冷气。

    王曦居然跑到女厕所去找里七院的内科主任聊天儿!

    这胆儿太肥了!

    简直是偶像级别的啊!

    王曦立刻直奔主题:“因为我还是对请柬的事情很在意,你的解释虽然能说通,但其实也和现在是一样的。不管如何解释,这封信总得有个人带进来。如果没有任何人的指纹,那最好不过了。可是你却聪明反被聪明误,你故意先留下了自己的指纹,然后利用一名医师给你作证,证明你的指纹是后留上去的。又打了一次先后的时间差。这样自泼脏水再被证明清白,很容易给杨允佶的这个身份再加上一层伪装,让人觉得有人想要陷害你。”

    子君似乎气息起伏地有些厉害,道:“我……”

    王曦似乎有些得意:“你终究还是百密一疏啊……”

    子君声音提高道:“老子那个时候还根本没有夺舍杨允佶!!在杨允佶的记忆中,这一段根本就没有问题!”

    “啊?”

    好像真的哎……

    王曦露出了一种不好意思的表情。

    紧跟着余婉也是一样,有种前面分析得太满,结果却被现场啪啪打脸的感觉!

    “不好意思,昨天动脑壳太多,也不能每样都分析对……”王曦挠着头。

    子君的那张脸在不断地变换,印证了他此时的内心——不知道该作何表情!

    是老子气运差,还是这小子气运超强!?

    “时间拖来差不多了吧?你的界门还没有开启么?”陈日津道。

    子君道回过神来,笑道:“算了,这些都不说了。快了。”

    陈日津道:“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子君道:“没办法,我现在的状态,开启界门的时间,要稍微长一些,只不过,自爆的话,也就是眨眼的功夫。你拿我没办法。”

    “这么说,遗人的情报,也没得谈了?”

    “这个嘛,这次我能靠自己走,就暂时先留着,万一哪天再次栽在你们手里,再来买命不迟。不过,这次我走后,你们可要小心了哦,说不定哪天我又换个张三主任,李四主任来夺舍,你们里院,从此就陷入永无止境的互相猜疑吧。”

    子君说到最后,终于用上了一个放肆大笑的表情。

    然而,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

    却什么也没有发生。

    现场是一片寂静,子君只有那可怖的笑脸,但却没有任何笑声。

    “怎么回事?”小一悄悄地问王曦,“感觉这一幕有点儿熟悉。”

    “嗯,和上次陆侯亮关界门的时候一个德性,不过貌似他更菜,不会开。”王曦道。

    他反复尝试了几次,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陈日津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做决定。

    她举起手中的刀:“正好,我们里院的水平也和你差不多,要不要留下来大家一起研究一下这界门?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她的心情大好,难得的开了个玩笑。

    她知道,此刻发生的一切,都已经通过她胸前的摄像头,传到了各座里院。

    天要送我一份功劳,岂能不受!?

    “白曾诚!陆侯亮!!你们敢阴我!?”

    子君的声音中第一次带上了一丝愤怒和恐慌……

    http:///txt/88061/

    。_手机版阅读网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