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激斗!师徒22(上)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激斗!师徒22(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开始测试!”

    洛丽塔穿着一件白色的大褂,静静的看着培养舱里沉睡着的克隆体。

    旁边光影屏幕上的一项项数值已经趋于正常值,这已经是这一年来失败的第108个克隆体。

    整个不大的实验室里,在旁边的一个架子上,有一个个拇指大小的克隆胚胎,上面有着编号。

    神们都已经离开了学校,这个地下实验室,是洛丽塔使用生体dna墙做出的一个隔离房间,耗费了三个月偷偷做出来的,神们到现在还不知道。

    洛丽塔看着白色半透明隔尘服上自己的身体,从脖子以下,已经出现了大量的七种颜色的斑纹,而且这些斑纹越来越多了。

    现如今的寿命疫苗根本不完整,但靠着神们身体里的特殊细胞植入,能够暂时稳定住寿命疫苗引发的更大的基因病症问题,现如今必须得通过实验来改良完善寿命疫苗,疫苗里能够增加人类寿命的成分,还没有完全被释放出来,如果释放出来的话,人类最少可以活到150岁,而变异人更是能够活到200岁,甚至更久。

    咕噜

    培养舱内的克隆体清醒了过来,缓慢的睁开了眼睛,一瞬间她的眼中透着惊恐和不安,洛丽塔表情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克隆体。

    一阵后,洛丽塔扶着自己的克隆体从培养舱里走了出来,她哆嗦着,洛丽塔为她披上了一条毛巾。

    “你是我的克隆体,洛丽塔109号。”

    洛丽塔109号颤抖着,眼中透着一丝恐惧。

    “你现在记忆或许很混乱,但你应该知道我要做什么,抱歉了,这可能会很痛苦,只不过这份痛苦,是为了人类的未来,抱歉了!”

    洛丽塔109号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手臂上已经被扎入了一管泛着淡紫色光芒的液体,她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巴想要说话,但一瞬间全身开始痉挛了起来。

    洛丽塔直接把她强硬的放在了床上,而后开始收集洛丽塔109号的身体数值。

    渐渐的床上的洛丽塔109号稳定了下来,但呼吸有些急促。

    洛丽塔始终没有看她一眼,而是在使用最新的身体数值测定器,以及微视设备,伴随着一束束穿透了洛丽塔109号的光芒,洛丽塔直接看到了基因重组的过程。

    一串串基因系列组直接被拍摄了下来,直接用影像进行了记录,很快洛丽塔就找到了掌握着寿命的基因组,以及可能会导致疾病的基因组。

    一阵后,洛丽塔开始尝试着在其他的胚胎里注入一些自制的融合基因,现如今自己的克隆体还是不稳定。

    只不过109号克隆体,已经经过了前面108次克隆失败后数据已经精确了不少,现如今她的生命体征也比较稳定,只要能够持续一周,应该可以看得到更多的变化。

    滴

    伴随着一阵机械的提示音拖长,洛丽塔急忙跑了过去,109号口吐白沫的挣扎了起来,痛苦不已的举着手,洛丽塔握住了她冰冷的手,心率呼吸血压都在往下掉。

    不到60秒,眼前的109号便成为了一句尸体,洛丽塔静静的凝望着109号,一阵后,她略显疲惫的坐在了地上,掏出了一根烟,自己已经到极限了,忍耐的极限,靠着自己一个人来研究,还必须承受着绝大的压力,现实开始着手后,洛丽塔才知道,这种痛苦究竟意味着什么。

    眼前的尸体,究竟是什么,洛丽塔思考过无数次,克隆人究竟是什么,他们有语言思维,和人类是一样的。

    但很快洛丽塔便起身了,她今天会留守学校,已经看到有一些学生们来到地下室了,洛丽塔迅速的离开了房间,直接到了隔壁的一个实验室里,穿上了衣服,收拾了下心情后,便看到几个学生们争论着走了进来。

    洛丽塔笑容满面的走了过去,几个学生有些诧异。

    “洛丽塔老师,怎么看你脸色好像不太好。”

    洛丽塔摇了摇头,微笑着快步的离开了实验室,身体有些难受,最近一次又一次的为自己注射自己研制的一些补全型号的疫苗,身体出现了非常强烈的排斥反应。

    “397度。”

    洛丽塔吞咽了一口,看着光影手机上自己的身体数值,她几乎已经快要晕倒了,刚刚又一次的失败,让她瞬间感觉到心力交瘁,而身体也开始伴随着情绪的波动,出现了异样。

    “无论如何我都必须撑下去才行。”

    洛丽塔扶着墙壁,摇摇晃晃的走了起来,此时身后的几个学生追了出来,其中一个女人马上过来。

    “洛丽塔老师,你的脸色很差。”

    很快几个同学就扶着洛丽塔,把她带到了医疗室里,开始给她做退烧处理,一切都做得很细心,洛丽塔微笑着,称自己可以照顾自己,但学生们并没有离开。

    “必须得撑下去才行,无论如何!”

    清晨8点,阿尔法刚刚洗过澡,便来到了食堂里,开始自己动手做早餐。

    不少学生们已经吃过了,很快阿尔法在8点15分的时候,吃过早餐,打算等莫晓回来就和她一起回家去。

    很快一架起降机就落了下来,不少学生们都围了过去,阿尔法也觉得奇怪,竟然那么快就回来了,她跑了过去。

    “怎么回事?”

    阿尔法问了一句,站在一旁的拉提斯笑了起来。

    “或许是遇到了什么从未见过的事,应该不是凶案现场的调查这种小事,或许”

    阿尔法没有等拉提斯说完就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魂不守舍的莫晓,一瞬间莫晓就呜咽着哭了起来,从起降机上下来的其他同学脸色都很差,几个女生哭了起来,c叹了口气。

    “抱歉了。”

    只是简短的三个字,c没有解释什么,阔步的离开的学生们中间,问及究竟发生了什么,学生们没有吐露任何东西,莫晓只是一个劲的哭,阿尔法安慰着她,其他的同学也没有再问什么,转而开始安慰起来。

    一些学生似乎已经猜测到了什么,阿尔法静静的抱着莫晓,能够嗅到一股血腥味,莫晓的身上。

    一阵后莫晓在宿舍里,冲着澡,热气腾腾的浴室里,阿尔法在帮莫晓揉捏着有些发肿的脚踝。

    “发生了什么很不好的事吧。”

    莫晓嗯了一声,阿尔法微笑着一巴掌拍在了莫晓的屁股上。

    “干嘛阿尔法。”

    “下次让我跟你们一起去。”

    此时伴随着一抹轻微的响动,阿尔法回过头去,c已经出现在了阿尔法的面前。

    “现在就可以,我手头上还有一件事需要去做,你想要去的话,可以跟我去。”

    莫晓瞪大了眼睛,一把拽住了已经站起身来的阿尔法,但阿尔法却摇了摇头。

    “还记得课堂上大家一起讨论过的暴力问题吗?我们在面对暴力的时候,被暴力侵害,或者作为暴力的一方,必须有一个清楚正确的认识才行,无论是面对什么,暴力本质就是暴力,但很多时候,必须得有人来捏紧拳头,击打过去才行。”

    c拍了拍手,欣赏的看着阿尔法,莫晓蜷缩在淋浴中,她摇摇头。

    “或许我们的做法是错误的。”

    c点点头。

    “不管是对和错,这城市需要我们来挥动拳头,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很遗憾,我从很小的时候,所看到的只有暴力和犯罪,至于如何能够去解决这些问题,是需要你们这些没有被完全浸染的人去解决,至于你阿尔法,你究竟是想要看到什么,并非单纯的体验吧!”

    阿尔法嬉笑了起来。

    “不管是什么,我始终都需要自己去尝试才清楚。”

    c点点头,缓步走了起来。

    “你或许和我们不同阿尔法,因为你所看到的东西,是站在山顶上所看到的,而我们所看到的,是从山脚下所看到的。”

    “小琳,今天就麻烦你看店了,工资会给你多涨一点的。”

    吴群已经打扮得十分帅气,小琳欣喜的审视着。

    “老吴你放心去吧,店里的一切我会打理好的,你同学会玩开心点。”

    吴群嗯了一声,看着手机里的由学校发出的邀请函,吴群用屁股想都知道,这是爱迪那家伙让学校发给他们的。

    吴群稍微和一些过去的同学们聊了聊,虽然没有提及同学会的事,但他们都没有收到请柬。

    原本吴群是不想去的,但一大早芙蕾雅就打了电话过来,其他家伙或许也是一样的。

    而吴群似乎也猜测到了,大家为什么会去,去了想要做什么。

    现在的学校,已经不像过去几年那般,放假的时候,会让学生们在学校里举办舞会,而是会直接让学生回家,因为近年来在学校区那边,每年学生放假,都会出现大量的麻烦,其中最多的是暴利斗殴事件。

    “还真是麻烦,不过也好,趁着这次的机会,对过去的一切做个了断。”

    这一年的时间里,吴群把二三楼都改造成了餐馆,毕竟这家店是他用最后的一点点积蓄买的,吴群每周都会回家一次,和年迈的父母聚餐,现在的日子过得也算开心。

    吴群这一年里,研发出了十多种比较畅销的菜,而且已经申请到了菜谱专利,店铺的生意也越来越好,店铺里的那个普通女孩小琳很喜欢自己,吴群也打算等今次回来后,就和她结婚算了。

    “你还真是一丁点的志气都没有了。”

    吴群走出了门,他还打算到附近的店铺里,买点最近兴起的肉粒,今晚就由他亲手为所有人做一顿饭。

    此时街上出现了一阵骚动,吴群远远的就看到了一堆穿着黑色制服的神之学院的学生们,而马上吴群就感受到了不少人略带愤怒的眼神。

    一个挺着个大肚子的胖子,旁边跟着一堆别致而各有特色的美女,一个个身材高挑,容貌艳丽,身材凹凸有致。

    很快吴群便从这堆人里认出了五年前送过去的女孩,薇薇安,她变得更加漂亮了,30多个女生围绕在骆家辉的身边,一路走过来。

    吴群站到了一边,能够感觉得到不少路过之人有些不爽的眼神,吴群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走过,在充满了阳光的街道上,内心里的某一块地方又开始隐约躁动了起来,但很快吴群就转身打算离开。

    “律师。”

    伴随着一个清丽的声音,薇薇安叫住了吴群,此时骆家辉才注意到街边的家伙,是之前来过学院的叫吴群的男人。

    “好久不见了薇薇安,我已经不是律师了,现在是厨师。”

    骆家辉一听来了兴趣,他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11点了。

    “薇薇安要不我们就到你朋友的店铺里吃东西好了。”

    薇薇安十分欣喜的站在吴群面前,身高已经几乎和吴群一样了。

    “真的很谢谢你送我过去吴群先生,真的谢谢。”

    薇薇安认真的鞠了一躬。

    “干脆你毕业后嫁给人家算了,也算是报答人家的一份恩情。”

    紫娟冷不丁的来了一句,薇薇安红着脸,转过头去,很快就揪住了紫娟,两个女孩在街上就耍闹了起来。

    吴群撩起了袖子。

    “还有点时间,想要尝尝我店里的味道吗!”

    骆家辉微笑着点点头。

    “那就麻烦你了,吴群先生。”

    看着这个男人,骆家辉也从吉恩以及其他神那边,听闻过吴群和其他几个家伙的事,神们挺重视这些家伙的,对吴群的评价也很高。

    “老吴怎你又回来了。”

    小琳正在指挥着店里的其他店员们忙活着,吴群直接邀请一堆人上了二楼,而后脱掉了衣服。

    “你们想要吃什么,可以慢慢看,直接叫餐就行,我亲手给你们做。”

    薇薇安笑盈盈的点点头。

    “吴群先生,要不要我们来帮你?”

    吴群摇了摇头。

    “怎么可以让客人来帮我做菜呢。”

    骆家辉还是饶进了厨房,让其他女同学上楼安静等着,此时店铺里涌入了不少食客,吴群直接让小琳把店铺关了。

    “看你的手法挺娴熟的,我其实最大的梦想就是开一家餐厅。”

    骆家辉说着,吴群笑了起来。

    “很简单的梦想,不是吗!”

    骆家辉嗯了一声。

    “正是因为简单,所以比较困难,遇到什么事了吗!”

    骆家辉看到了吴群眼中的闪躲,吴群笑了笑,伴随着蒸腾的火焰。

    “放弃了,今晚我们会回到最初的地方,对过去的自己,做一次了断,这么说或许有些太儿戏了。”

    “你开心就好,我不会说什么大道理,但怎么说呢,吉恩先生和我说过你们的事,总觉得你们或许比我们更加难一些,总之让我好好尝尝你的手艺。”

    吴群笑了起来点点头。

    “那下一次,换你了,让我尝尝你的手艺。”

    爱迪静静的站在镜子的面前,一堆化妆师,正在帮他进行着打扮,几名管家站在身后,恭敬的低着头。

    “老爷,已经安排好了。”

    爱迪微笑着点点头。

    “今晚是时隔七年的同学会,到酒窖里,把那瓶贮藏了140年的酒带上来,我要带过去。”

    一名管家点点头,爱迪看着镜子前的自己,脑海中满是过去学校里的一切,他并不是想要去嘲弄他们的,而是打算再次邀请他们,他们都是一帮厉害的家伙,比起自己现在家族里大部分混吃等死的一堆人们,强太多了。

    “吩咐下去,今年尽量不要惹出任何事端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爱迪咧嘴微笑着,现如今唯有掌控住一切,自己的人生才拥有意义,只要那几个家伙能够帮助自己,爱迪有信心,在10年内彻底的掌控住城市的一切。

    “我让你们订的花,有送过去了吗!今晚我不希望任何人到学校里打搅我久违的同学会。”

    “请你从我这里滚出去,我这里不欢迎婊子!”

    贝金赛尔叼着烟,火大的盯着拄在自己工作室门口的艾达,她咯咯的笑着,摇了摇头。

    “我呀最见不惯的就是你这种自命清高的家伙,我一旦见到这种家伙,我就浑身不舒服,贝金赛尔,今晚的聚会,姜昊先生也在,是正常的聚会,要一起去”

    “你只是想要找个宴会上的试金石和挡箭牌罢了,滚!”

    贝金赛尔直接起身,已经收拾好了一切,她打算现在就出发,直接到学校里去,想想大家自从克里斯那次的事情结束后,就没有再见过。

    此时门口的地方,星源一脸笑容的跑了进来,然而刚打算进门,就被门口的艾达一把拥入了自己的胸脯上,而后艾达还故意的嗯哼了一声。

    “哇,流鼻血了。”

    星源震惊的仰着头,鼻孔里溢出了鲜红的鼻血,艾达妩媚的笑着,吻了上去。

    “请你滚好吗!”

    贝金赛尔一把拽过了艾达,瞬间艾达就捂着肚子小了起来。

    “还真是头一次见啊,小朋友”

    没有等艾达开口,贝金赛尔就直接用纸巾塞入了星源的鼻孔,拽着他就走了起来。

    “别回头,还是说你刚刚”

    星源尴尬了起来,急忙摇头说道。

    “不是这样的贝金赛尔小姐,我只是觉得,即使社会再开放,但很多女孩子,连最基本的自爱也没有了,她们”

    “记好了,你永远不要妄图去想要改变一个思维观念已经固化的家伙,因为你无论说什么,你所想要告诉他的东西,中间都隔了一座大山,这座大山有时候是高不可攀的,即使你想要从大山旁边绕过去,但对方只会不断的筑起高墙来,你始终无法逾越过去的,今晚我就不和你过节了,我要去参加同学会。”

    两人很快来到了街道上,贝金赛尔快步的走了起来,星源对着贝金赛尔鞠了一躬。

    “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写出每个人都满意的作品。”

    星源感慨了一句,此时一辆车停在了街道边,兰尼放下了车窗。

    “动作快点,要不赶不上的。”

    星源点点头坐进了车子里。

    “怎么了,看你的样子!”

    兰尼问了一句,星源笑了起来。

    “我是在想,兰尼先生,你和贝金赛尔小姐,为什么会那么帮我,明明我只是快废铁。”

    兰尼哈哈大笑了起来。

    “是不是废铁不是由你自己说了算的,好了今天过节,我们一起不醉不归。”

    走在依然火热的影视区街头,贝金赛尔随意的扫视着周围的一切,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只不过这一切已经与自己无关了,近年来值得欣慰的便是,药物引发的问题,在区域内开始消停了。

    贝金赛尔现如今只想要一心一意的培养星源,她很清楚那个年轻人的才能。

    “今晚就去了结一切!”

    窗外的光芒有些晃眼,林啸微微的张开了眼睛,双手都有些发麻,旁边的两个女人睁开了眼睛,两只白皙的手按在了林啸的胸口。

    “再睡一会嘛林啸。”

    林啸只是微笑着,没有等两女人抱住自己便已经起身,开始换衣服,他拿起了桌上的酒,一口喝下了不少,感情清醒了许多。

    这一年来,自从和女友分手后,他除了白天工作外,晚上只有酒和女人,也只有这两件事能够让林啸挨过漫长的寒夜。

    很快林啸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迅速穿戴好衣物后,和两个女人吻别后便下楼了。

    楼底下还是那辆有些老旧的褐色的甲壳虫,铂尔曼微笑着,看着二楼窗口处,两个趴在窗户处的女人,正在嘱咐林啸早点回去。

    “真是想不到。”

    林啸点燃了一根烟,递了一根过去,铂尔曼摇摇头。

    “我已经戒了。”

    “案子有进展了吗!”

    铂尔曼摇摇头,苦涩的笑着,但眼中依然透着一丝光彩。

    “你这个牛脾气一旦起来了,还真是”

    “我只是不想输给自己而已,林啸,有些事必须得自己去面对才行,我只是知道,如果我真的屈服的话,我就死了。”

    林啸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喜欢就好铂尔曼,最近我感觉我好像越来越老了,身体每天都在酒精和女人的双重作用下,一点点被掏空,无所谓了。”

    铂尔曼点点头,没有继续说什么,车子缓慢的经过了闹市区,随后驶入了区域外围的公路。

    城市在变化,虽然着变化缓慢,不易察觉,时间很多时候会悄然的滑过,而人也在这样缓慢的洪流中,悄然无声的变化着。

    午后3点

    冉智把一把车钥匙递给了克里斯,他的脸色有些无奈。

    “抱歉了克里斯。”

    “这不是你的问题,冉智先生,是我自己的问题。”

    克里斯进入了车子里,冉智有些担忧的看着克里斯,在克里斯把教学点做顺利后,很快大资本就进驻了,他失去了一切,等同于帮商人们做好了嫁衣,而他一无所有,不愿意听从商人们以盈利为目的进行教学点运营的克里斯被踢了出去,一时间孤立无援,冉智很想要帮帮他,也打算出资让克里斯继续下去,但这个年轻人的心态已经完全崩溃了。

    看着启动的汽车,速度很快的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冉智叹了口气,回望了一眼大女儿,打扮得花枝招展,浓妆艳抹,头发也漂染过,而此时大女儿正在和母亲争执着,母女两的争吵声,甚至让周围的邻居也凑了过来。

    “没事的,他们母女只是习惯性吵吵嘴。”

    冉智走了过去劝解着妻女,但两人都愤怒的看向了自己。

    “老公,你看看你女儿现在什么样,,抽烟喝酒打架,这样下去”

    冉禹撇撇嘴。

    “爸,我说了我只是和同学们一起过节,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

    冉智微笑着点点头,丁蔓蔓已经气得快要炸了,一把揪过女儿冉禹,但却被冉智拉住了。

    “你今晚出去,的确和朋友们一起做这样那样属于你们年轻人的事,会很快乐,但快乐过后呢!你有想过结果吗?”

    “爸都什么年代了,你别老土了,这种事只要做好安全措施,对身心健康都有好处的,而且”

    丁蔓蔓怒不可遏的一巴掌甩了过去,冉智握住了妻子的手。

    “你去吧,早点回来。”

    冉禹笑呵呵的亲了冉智一口,顺手摸向了冉智的兜,从里面拿出了钱包,拿了1000块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你给我站住”

    “没事的,时间还很多,况且了,我觉得我们的女儿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毕竟她是我们两的女儿。”

    此时冉智走向了屋子,小儿子正戴着游戏设备,完全沉浸在了游戏世界里,看起来玩得不亦乐乎,冉智摘下了冉丘的虚拟头盔。

    “爸你干嘛!”

    看着儿子不耐烦的表情,冉智微笑着摇了摇头。

    “少玩一会,多运动运动。”

    “知道了爸。”

    冉智无奈的仰着头,望着照射在墙壁上有些刺目的阳光,他的双眸中,两颗眼珠子布满了血丝,一股不安的情绪弥漫在心头,妻子走了过来,又开始和他说两个孩子的事。

    “吵死了!”

    冉智声音冰冷的说了一句,一时间神情有些恍惚起来,丁蔓蔓瞪大了眼睛,她感觉眼前的冉智有些熟悉,但语态眼神表情显得极为陌生。

    “我刚刚有说什么吗!”

    冉智问了一句,丁蔓蔓诧异的摇了摇头,丈夫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冉智微笑着,搂着妻子漫步向了后院,他回望了一眼家里的一切,还是老样子,一沉不变,随后冉智举起了一只手来,还是什么都没有,从手中流过的东西,在指缝间流逝着。

    。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