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三百五十二章 苏景!《光》!

第三百五十二章 苏景!《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有时候,人的一生充满了各种机缘巧合。此时站在舞台上担任颁奖嘉宾的是温悦佳,她这次入围了“最受欢迎女歌手”的名单,但得奖的希望不大。

    看着那道曼妙的身影,紫色的晚礼服衬托出尊贵的气息,所有关心苏景的人顿时心里大定。

    去年年底的华音奖上,苏景正是从温悦佳手中接过“最佳新人奖”的奖杯,现在公布的是苏景在金歌奖上最后入围的一个奖项,温悦佳担任颁奖嘉宾,是不是也意味着什么呢?

    所有人都在关注着,所有关心着苏景的人都默默为苏景祈祷着。

    也许是也急于知道结果,温悦佳并没有扯什么题外话,尽管她也想过为苏景抱打不平讨个公道,但绝对不能在这里,一旦她这样做了,得罪的就不只是金歌奖了,还有所有获奖的明星。

    不去想时长的问题,温悦佳深呼吸了一口气,用一种相对平稳的语气说道:“获得第30届金歌奖年度歌曲奖的是——”

    撕开手中密封的信封,抽出一张卡片。

    所有人都看着她手中的那张卡片,摄影小哥显然也知道大家最关心的是什么,直接给了卡片背面一个特写镜头。

    大屏幕上,明显可以看到温悦佳的手有些颤抖。

    低头看了一眼,一抹笑意顿时在温悦佳的俏脸上荡漾开来,随后她激动有力的声音通过会场的音响设备回荡在现场和通过直播信号传达到所有正在看直播的观众耳里。

    “苏景!《光》!”

    仿佛担心大家没听清楚似的,又或者存着一些其它的小心思,温悦佳紧接着又语气激昂地补充道:“恭喜苏景!”

    苏景懵了一下,说真的,听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刻,他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像是吞了苍蝇一样恶心。旁人只觉得金歌奖并没有把事做绝,至少给了苏景一块遮羞布。

    “年度歌曲奖”的分量自然不轻,甚至比“最佳新人奖”还要重。但是,“年度歌曲奖”的对象是歌曲本身,“最佳新人奖”的对象是歌手本人,这个概念断然是不同的,意义也是不一样的。

    况且对现如今的苏景来说,“年度歌曲奖”无疑是一个烫手山芋,太容易被人拿他资历浅来做文章。反正苏景不相信那些处心积虑让自己难堪的人,会让他轻轻松松拿到这个奖。

    这个所谓的妥协,不得不让苏景感到恶心。

    心思千百转不过是一念间,没有人能从苏景的脸上看出来他在眨眼间就想了这么多,他们只看到苏景面带着礼貌得挑不出刺的笑容,从座位上站起来,从容淡定地向舞台走去。

    会场看台上,属于苏景粉丝的那一个小区域里。

    看到苏景起立的瞬间,他们终于相信自己并没有听错,获奖的真是他们的偶像苏景。

    于是乎,他们也站了起来,没有事先沟通的他们在这一刻都做出了一致的举动。

    近乎宣泄似的吼出《相依为命》的副歌部分,他们的脖子上青筋暴起,声音比几个小时前苏景走红毯时他们合唱的更为响亮,却又让人感到有些悲壮,又有些癫狂。

    那一句“即使身边世事再毫无道理,与你永远亦连在一起”,原本是苏景送给宁希竹最真挚诚恳的誓言,在这一刻由他们唱出来却再合适不过了。

    苏景的憋屈他们身同感受,所以在这时候,他们需要发泄。

    在粉丝们应援的声音下,苏景走上了舞台,从温悦佳手中接过奖杯,举止和礼仪让人无可诟病。

    “小性子我耍过了,时长就靠你来补了。实在不想补的话,就别管了,让举办方头疼去吧。”把奖杯交到苏景手上,温悦佳直起身子前,笑意盈盈地低声提醒了一句。

    旁边的礼仪小姐姐礼貌又不失尴尬的笑脸僵了一下,变得尴尬了。

    苏景无奈地看着若无其事的温悦佳,笑容逐渐苦涩。

    走了几步,站在麦克风前,苏景看了看手中的奖杯,轻咳两声。

    像按下暂停键一样,粉丝们的声音突然静止。

    所有人目不转睛地看着苏景,期待着他的获奖感言。

    “还好,总算拿了一个奖,不至于一无所获。想我来时意气风发志得意满,就在几分钟前,我差点还以为这次要灰溜溜离开了。”

    苏景几句自黑的话,让会场响起了一片笑声,而那些不是苏景粉丝的观众马上就对苏景生出一份好感,一个擅长自黑的人,还是比较受欢迎的。

    而举办方的人则松了一口气,他们多害怕苏景会撕破脸皮,把事情搬到明面上来,到时候就一发不可收拾了。虽然苏景的话里也不是没有藏着讽刺的意思,但总归要比明说要好很多。

    如此看来,这个苏景还是识大体知进退的嘛。

    “拿到这个奖,要感谢的人有很多,这个我私下跟他们说就行了,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顿了顿,苏景看向看台上注视着自己的粉丝,“不过我还是要借此机会感谢支持我的朋友们,我始终觉得,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的苏景。你们的支持让我知道,我努力的方向是正确的。另外,你们的应援在看我来是最酷的,我很喜欢,也很感动。”

    说到这里,他突然换上一种轻松的口吻,“不过我觉得吧,我们可以换一首歌,《相依为命》是我送给我未婚妻的一首歌,从本质上来说,这是一首情歌。如果只是女歌迷们唱给我听,那我只会慨叹一句何德何能,然后很欢快就接受了。只是一想到你们当中还有大老爷们,总觉得有些别扭。”

    现场的笑声较之之前更响亮了些,屏幕前的观众也轻笑了起来,纷纷刷起弹幕调侃几句。

    看到苏景还是一如既往的皮,现场的粉丝们也轻松了不少。

    等到笑声渐息,苏景迟疑了一下,又开口了。

    “自我出道到现在,我看过不少夸奖我的言论,好比如才华横溢、高产、快枪手之类的,既然你们都这么夸我了,那我也得露一手,证明你们所言不虚。”说着,苏景举起空闲的左手,“真·露一手”的举动又是让会场一片欢乐,只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就让人笑不出来了。

    “就在刚才,我已经构思好一首歌了,不过现在也没机会表演了。等到典礼结束后,我编个曲找个地方录制出来,明天大家不妨听一听,看看我对不对得起你们的夸奖?”

    苏景这是要弄啥子嘞?

    该不会是……

    这个念头刚升起,很多人脸上就浮现出几分兴奋来。

    哎呀,就喜欢这种暴脾气!

    是真汉子就明刀明枪对着干嘛!

    看热闹的人从来都是不嫌事大的。

    不过举办方就欲哭无泪了,这尼玛前脚刚夸完你识大体顾大局懂进退,后脚你就要搞事情了?

    还要搞到我们身上来?

    “人呢?他超时了,还不赶紧让他下去!”高球暴躁大喊道。

    “高导,苏景没有超……”工作人员正说着,却被高球一瞪,立马改口道,“高导说他超时了,他就超时了,我立马去提醒他。”

    很快,会场的观众们看到了让人啼笑皆非的一幕。

    大大的提词板上,突然显示出这样一行文字。

    “你超时了!你超时了!你超时了!”

    莫名的,还有些萌。

    摄像小哥听到观众们的笑声还有些纳闷,随即看到这一幕,也笑了起来,把给了提词板一个镜头。

    导播也是个实在人,切了一下这个镜头,不过也只是停留了一秒左右。

    观看直播的观众突然就被萌翻了,弹幕也刷了起来。

    至于苏景是不是真的超时了,观众们并不知道,但他们会根据苏景的那番话自行脑补,觉得这是举办方生怕苏景在台上多待一秒,就会把她所说的歌给唱出来。

    舞台上,苏景自然也看到了提词板上的内容,他不在意地笑了笑,退后两步,深深鞠了一个躬,然后就走下了舞台。

    “你还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写好了一首歌?”比苏景早一步回到座位上的温悦佳小声问着刚坐下的苏景。

    “我什么时候在这方面吹过牛?”苏景反问了一句,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在这里面装着呢。”

    温悦佳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有时候我真想劈开你的脑袋看看,是不是跟一般人的构造不一样。”

    苏景一乐,“那你还得劈开一个一般人的脑袋才能对比啊。”

    温悦佳:“不用了,我可以确定了,是不太一样。”

    苏景:“……”

    怎么就突然可以确定了呢?

    话说真不打算劈开看一看吗?

    典礼还在进行,温悦佳果然与“最受欢迎女歌手”失之交臂,不过她也没有几分气恼,过不了几天她的新专辑就要发布了,以东方传媒的资源和手段,加上专辑的水平堪称她出道以来的最高点,到时她不怕没奖拿,反而该烦恼如何拒绝一些野鸡颁奖典礼了。

    临近尾声,金歌奖最后的一个奖项“特别贡献奖”也公布了,该奖给到了年初病逝的韩伊娜,在组委会给出的评语中,不仅肯定了韩伊娜在流行乐坛上做出的贡献,还大力推崇她坚强乐观、大爱无疆的品质。

    其中更是化用了她的《心火》中的一句歌词,“她是短暂的花朵,也是最长久的琥珀。”

    看着大屏幕上师姐的照片,苏景不由怅然若失地低叹了一声。

    你若还在,该有多好!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