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一寸山河 > 358章 坐着的风景

358章 坐着的风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寸山河358章坐着的风景小灵两只小手捏着乔舒夜的肩膀来回摇晃,“臭公子,你怎么就把那些蛮人都放进来了?”

    “早晚都要打的,现在打也许更好。”乔舒夜没有说话,反倒是蕊儿突兀的插嘴。

    “没错,”轮椅上的乔舒夜微微眯着眼睛,“起码我们这座云雾城暂时算是保住了。”

    他能说什么呢?

    符皇和大祭司月昀同时开口,这云雾城开与不开,其实早已不是他乔舒夜能说了算的,便是他一意孤行,关闭穹顶,也不过就是那两人一人一指的事情。甚至即便那两人不出手,城外那两个弦动高手费些功夫也能破开云雾城的阵法,到时候,若是蛮族这边大举侵入沉重,而北境的弦动高手又不能及时赶到的话,结果可能会比当下更为糟糕。

    与其做出如此被动的选择,倒不如让两边的年轻高手公平一战。

    蕊儿道:“我们北境的弦动高手因为那件事情的缘故可能会比蛮族少一些,但是若论起年轻一辈高手的素质,他们也未必就胜的过我们。”

    乔舒夜抚掌一笑,赞叹道:“正是此理!”

    许元硕的刀很快。

    要说有多快,没有人说得清,但是在场的北境高手之中,能够完好无损接下他一刀的,不超过双手之数,若是他肯用全力,也许连一只手的人都没有。

    但就是这么快的刀,被那卓拔轻松的以两指捏住。

    “弱,太弱了!”天摩古象一族的兽皮少年撇了撇嘴:“你就是他们中最强的那个么?”

    许元硕被捏住的刀锋之上绽放出一道寒芒,卓戈只觉指间刺痛,立时便松开了手,眸子中闪过一丝异色。

    “也许是,也许不是。”一向少言寡语的少年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卓戈皱眉,荡开刀锋的同时一拳轰向少年的眉心,“你们这些北人,一点都不爽利。”

    许元硕没有再开口,左手以指作刀,弹拨之间,九道刀气匹练撞上了迎面而来的拳头。

    世间事若都说的清楚,那还要这拳头,刀剑何用?

    卓戈的拳头没能砸到许元硕的身上,许元硕的身体却依旧被那刚猛的拳风刮到,一道暗黄色的真元屏障在他的体表一闪而逝,狂暴的拳风没入其中之后,仿佛山雨骤停风平浪静,登时就销声匿迹不见踪影。

    许元硕皱了皱眉,这个人的力道强过他许多。

    卓戈那边也不好受,眼前这少年的指刀比起他手中的刀竟还要强上半分,他的手上分明戴着拳套,掌指关节之处却依旧被刀气侵入,隐隐作痛。

    “小看他了。”卓戈心道。

    李扶摇和呼延风那边的战斗就没有许元硕这边的情况乐观。

    七大王帐部族之中的高手实力相当,虽然其余六族的高手因为血脉和

    图腾的问题稍稍弱了天摩古象族人一线,但赤古力,公冶存他们的实力真的就只是和卓戈差了字面意义上的那一线而已,而呼延风和李扶摇他们强归强,在别的地方甚至可以轻松做到越阶而战,但是比起许元硕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听风楼一门三经书,《黄庭经》,《飞絮经》,《指刀经》,作为门主独子的许元硕自然是都学会了,相较而言,只有一本经书的飘雪山庄和刑舍就要差了不少,非是两人天赋不如许元硕,实在是心法之上的差距已经太过明显。

    便是姜宁,若非诸多因素堆积,奇遇连连,单凭一本二等的《苍木剑图》,也根本不可能与许元硕相提并论。

    当下,这两人在赤古力和赫连彭越猛烈的攻势之下左支右绌,显得颇有些狼狈,只不过到底是大家出身,即便出于劣势,两人的出招依旧是有条不紊,取胜虽难,维持不败,拖住对方却也勉强能做到。

    反倒是那个绿袍子的神秘少年,先前的大比之中,这人出手中规中矩,总是与人颤抖许久之后才勉强取胜,虽然一路有惊无险的晋级,却并没有收获道多少的关注,更是从头到尾都没有使用过先前那种放毒的能力。

    如今那绿袍子与腾蛇一族的古墨战斗在了一起,不管是罗盘之下观战的人,还是罗盘之上参战的人,都觉得不畏惧毒素的古墨一定会占到绝对的上风,包括古墨自己也是这么认为。

    然而事情总是不喜欢按照人们原先设想的版本进行。

    当两人的拳头毫无花俏的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古墨就骇然发现,身具大铸魄大凝血的金刚体魄,还有力量极为霸道的腾蛇血脉傍身的自己,竟然在比拼力气的时候,输给了眼前这个瘦不拉几的少年。

    两人的力量竟然完全不在同一个层面!

    只是一个照面,古墨的右拳,指骨尽碎。

    森冷的黑色雾气有如跗骨之蛆,钻入右手手掌之上的伤口中蜿蜒而出的鲜血,顺流而上进入了古墨的身体之中。

    “哼,我说过了,毒是对我没用的。”输人不输阵,蛮族少年古墨冷冷一笑。

    绿袍苍白而干净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玩味之色,一边缓步朝着古墨的方向走去,一边又习惯性的揉捏起了自己的手指,“谁告诉你那是毒?”

    沁凉舒爽的感觉顺着右臂之上的血管一路往上,古墨看着少年那张苍白却俊美的脸,心头却微微发冷,左手捏住右肩,猛的一撕,一整条右臂就被当做暗器朝着绿袍少年扔了过去。

    “爆!”古墨的双眼布满血丝,面色狰狞。

    那条带着无尽精血和能量的右臂应声炸裂,绿袍少年首当其冲就被包裹在了里面,狂暴的气浪带起无数的骨骼碎片,朝着周

    围的北人阵营中肆虐而去,站在绿袍少年周围的六七个人立时就被掀飞了出去,轻伤,重伤,濒死者皆有。

    里城的高台之上,蕊儿就要拿了那大衍神骰发动蓝光将那些濒死的北境高手挪移下来,却被轮椅中的儒雅青年摆手制止。

    “既然是赌斗,就要公平。”乔舒夜道。

    蕊儿明白自家公子的意思,罗盘之上的擂台比斗,本不会有任何的人死掉,但凡有人遇到了危险,蓝光就会把他们都带下擂台。

    但是半路加入的蛮族高手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他们若是遇到了致命的危险,那就真的会死。

    这样一来,对于蛮族一方自然算不得公平。

    更重要的是,被打败的人,他们身上的气运只会有七成被罗盘抽出,注入到胜者的身上,而被杀死的那些人,他们身上的气运则会百分百的被抽出来,归于杀人者所有。

    这其中不单单的性命的区别,还是一场关乎于未来北境还有蛮土之间气运多寡的较量。

    蕊儿明白,可是她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

    本就是没有道理可讲的战争,凭什么要对这些入侵者讲究公平?

    蓝光终究没有出现,被爆炸波及到的某个人终究还是死了。

    蕊儿没有停下,但是大衍神骰不知何时就已经出现在了乔舒夜的手上。

    “哎!”儒雅青年常常的叹了一口气,也不回头去看那个正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婉约少女,只是轻声道:“你救了他,更多的人就会因他而死,他的命,我背着。”

    乔舒夜没有说出口的是:他的命,我来背着,而那些可能因此无辜枉死的性命,我却不希望你来背。

    蕊儿一怔,似乎想到了什么,莹莹泪光在眸子中一闪而逝,望向那坐在轮椅上的年轻男子的目光柔和之中带着疼惜。

    “公子你如果总是这样,就永远都别想站起来了。”

    儒雅男子靠着椅背微微仰头,肆无忌惮的偷瞄着自家丫鬟胸脯上的饱满风光,笑道:“我若是有一日真的能站起来,就再不需要蕊儿来推轮椅,每每想到这里,公子我也就不怎么想站起来了。”

    蕊儿俏脸微红,羞赧道:“却是为何?”

    乔舒夜嘿嘿一笑,故作高深的感叹道:“只缘有些风景,站起来便再也看不到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