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醉爱桥头桔梗花开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歹毒又可怜的何恬恬

第二百一十二章 歹毒又可怜的何恬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伊伊,等下见到何恬恬,你一定要装出你已经回复记忆了知道吗?你之前是炙手可热的当红花旦,所以,就算你不记得了但你也要演出你恢复记忆了,知道吗?”

    “好了好了,一路上你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我知道了也记住了,就是让我演一场戏,角色是恢复记忆的夏伊,剧情吗简单说就是是让恢复记忆的夏伊,嗯,用你的话说就是闪瞎她的眼,让她知道,她所有的阴谋诡计已经都被我们揭穿,我们不是她的棋子,她想将我们玩弄于鼓掌的痴想早已破灭,是不可能的,让她在牢里悔恨去吧,痛苦去吧,对不对?”

    “对对对,孺子可教也!”宫晚晴站起来像个老师一样欣慰的拍了拍夏伊的肩膀高兴道。

    监控室里的宁孟看看宫晚晴和夏伊的计划,他不知道夏伊为什么会答应宫晚晴提出的这个提议,也不知道她对何恬恬是什么态度,可是她会不会以为是他的烂桃花才导致了她受那么多苦,她会不会以为他朝三暮四所以才会……但天地良心,他从来都没有朝三暮四啊。

    “严皓弦,伊伊现在肯定是知道何恬恬为什么算计预谋这些了,你说,她会不会以为我就是个朝三暮四、花心的男人,她会不会以后更难接受我了啊?她会不会……”

    “宁孟,不会的,你现在怎么这么患得患失啊,怎么对夏伊一点信心都没有了呢?你们二十多年的感情,放心,不会的!”

    严皓弦看着一脸慌张的宁孟,感觉很陌生也莫名的心疼……咳咳,想什么呢,他竟然还心疼宁孟,在宁孟他心疼他自己还都来不及呢!

    “可问题是,她现在不记得我们的过去,也不知道我此生只爱她一人,更不知道我有多爱多爱她!”

    她现在都还没接受他,他有时候明明能从她眼睛中看到爱意,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下一秒就见她神色复杂的和她拉开距离,然后所有的情动都化为清明。

    严皓弦看着宁孟难得的安慰道,“没事的,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不是吗?也许有一天夏伊也就恢复记忆了,她现在腿也好了,你可以带着她多去去你们过去充满回忆的地方,夏伊不是还有你们的记忆吗,你让那些场景再重新来过,也许会有帮助。”

    “妈妈?”

    小石头疑惑的看着电脑里的妈妈,他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妈妈出现了两个呢!

    “乖,我们看妈妈干什么啊!”宁孟坐在椅子上,左右大腿分别坐着小喇叭和小石头。

    “看妈妈。”小喇叭指着电脑上的妈妈甜甜道。

    严皓弦看着宁孟腿上的两个孩子再看看他怀里的小包子,又想到宫晚晴一直羡慕宁孟家的双胞胎,他此刻突然也就不怎么羡慕,双胞胎是好,可也是甜蜜的负担哟!

    看向电脑屏幕宫晚晴平坦的肚子,里面会是几个呢?

    而监控室的夏伊,看着眼前和她有着一摸一样面孔的何恬恬,尽管之前已经知道,可是当亲眼所见时,视觉的冲击不是想象中所能比拟的。

    这样相像的外貌和有意模仿的的行为举止,足以以假乱真,也不怪当时的宁孟没有认出,可是那他们有没有……

    一想到宁孟在没认出何恬恬前有可能会和她会发生什么,夏伊的心就下沉,莫名不舒服,不,是很不舒服而且还很生气。

    随即瞪向前面的何恬恬,她主动拿起电话在手里扬了扬示意隔着玻璃的何恬恬接电话。

    “夏伊,我好后悔,好后悔当初没将你*后喂给野狗,好后悔当初没将你买进山沟沟做那些泥腿子做媳妇,好后悔当初没找一帮流浪汉将你*再毁尸灭迹。我好恨,我好恨宁孟找到你,我好恨秦越没有将你拿下,我好恨,好恨你!”

    何恬恬拿着电话目光狰狞的看着夏伊,恨不得将她撕成碎块。

    为什么,为什么她谋划了那么久,为什么她付出这么多,为了得到宁孟不惜一切,每一次躺在冰凉的手术室每一次感受着冰凉的刀子在她脸上肆意妄为,只为能变成和他最恨的女,变成他最恨最恨女人一样的脸,可为什么,她谋划了那么多,付出这么多,却沦为差点被宁孟亲手掐死,以后的十年都得在监狱中度过。

    十年,对于一个女人,十年意味着什么,意为着她大好的年华都得在监狱中凋零,所有的理想都在监狱中埋藏。

    所以她恨夏伊,比以往任何时间都恨,这一切都取决于夏伊,如果没有她,她和宁孟肯定已经终成眷属。

    想在美国六年,她每天都陪着宁孟,看着他拒绝她的帮助,从一个什么都不是的留学生,一步一步靠他的努力在商界崛起,创下一个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成就。

    所以,这样的男人就应该属于她何恬恬,她自诩天之骄女,而宁孟就是她认为的那个唯一能配的上她的男人。

    她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和夏伊只能成为过去式,所以就算被他一次次拒绝,她都安慰自己,没事,再等等,他只是还没发现她的好,反正他的身边也从来都没有任何异性。

    所以她千方百计的想爬山他的床,那时的她想的很简单,男人不都有哪方面的需求吗,而且据她可知,宁孟还是处男,所以她专门通过特殊渠道得到一些“cuiqingyao’偷偷放在宁孟的酒里,可谁知道,药效明明已经发挥到极限的宁孟看着穿着情趣衣服的她简直像在看让他无比恶心的垃圾,对,宁孟的眼神很直白,好像床上的她有多恶心似的,宁愿痛苦的泡冷水澡也不愿多看她一眼,更不用说碰了,让她宁愿成为他床上的暖床工具也不能!

    可她在哪个时候仍旧没放弃,因为他是那样深深的吸引着她,在她眼里,除了宁孟,其他的男人根本没有一个入她的眼,她认为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可回国后好像一切都变了,明明六年都不联系的两个人,竟然在宁孟回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领证了,为什么,她夏伊凭什么?凭什么这么容易得到她努力那么久都得不到的人,她轻而易举的得到。

    所以她撺掇并在资金上支持夏宏于那个笨蛋,只为让夏伊父母的产业付诸东流,可宁孟却和她作对,让夏氏起死回生,还转型成功步入正轨,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夏伊这个女人。

    她算计了那么多,痛苦的像个行尸走肉,可她夏伊却活的那么好,后来据她买通的佣人说夏伊怀了龙凤胎,龙凤胎?为什么所有的幸运和幸福之神都眷顾她夏伊,她听说过,在国内,怀双胞胎的概率是百分之一,一百个人才有一个,更别说龙凤胎了,一千个人中有一个也算多的了。

    她夏伊凭什么这么幸福这么幸运,所以她主动告诉夏宏宇,告诉他,他当年为夺夏氏,而亲手剪短夏伊父母,也就是夏宏宇亲弟弟的刹车,所以才害的他们两人双双死亡这件事夏伊已经知道了,并且会报警,那么他的余生都将在监狱度过甚至枪毙。

    所以夏宏宇那个笨蛋才为她所用,和她联手绑架了夏伊,何恬恬此次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借夏宏宇的手,将夏伊绑架到郊外的废弃工厂,然后让那几个人生死不论的*侮辱夏伊,直至她肚子里的龙凤胎在*中不要再出生更不要碍她的眼,并且她会将*夏伊的视频公布于众,那时的她连标题都写好了,那就是“当红花旦隐退后的‘性福’生活!”

    可是她竟然逃过了,不仅她没事两个龙凤胎的孩子也没事,愤怒生气外就是善后了,夏宏宇虽然已经被逮捕,可他怕夏宏宇那个伪君子出卖她,所以她派人绑架了夏宏宇的小儿子,并给了夏楚楚那女人一笔钱让她替她办事,让她替她给夏宏宇出个“有他没儿子,有儿子没他”选择题给他选,意料之中的,夏楚楚和夏宏宇都没让她失望,所以,夏宏宇第二天就“自杀”了!

    还有后面的……

    何恬恬痛苦的闭上眼睛,不愿再回忆,因为就是想想她都痛苦的窒息,她脱光衣服爬上宁孟的床他像看垃圾一样看着她,可当她倾尽所有放弃所有,换了一张和夏伊一摸一样的皮囊后,他还是没有碰她。

    “何恬恬,你真可怜!”看着表情一会挣扎一会痛苦又一会痛快的何恬恬,夏伊真的觉得何恬恬很可怜,当然她万万不会对害的孟妈摔下楼梯,害的她失去记忆还对她强行催眠的女人,而且,她还敢掐她的孩子,他们那么小皮肤那么嫩,她怎么忍心下的去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