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锋戾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再回留仙客栈

第四百三十五章 再回留仙客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锋戾第四百三十五章再回留仙客栈“哼,你好生嚣张,我且你能乃我何!”

    刘良还故意向前一步,挺起胸膛,冲众人显摆自己的勇气,嚣张挑衅狄云枫。

    狄云枫摇头叹道:“给你活路你不懂得珍惜,现在你已没有选择。”说罢,他指间蓄起一道灵光,对准刘良轻轻一弹。

    灵光如手指般粗细,看似平常,速度也并没有太快,刘良化出一道结界,自信能当下这软弱无力的一击,白晨也并未出手阻拦。

    而就当众人以为刘良可轻而易举挡下狄云枫这一击时,谁知那灵光竟然无视流量的结界,直射丹田元婴!

    “噗呲!”

    如一只箭羽刚好命中要害!

    刘良只于世人留下了一个悔恨又不可思议的表情,闭上眼,几百年修为就此毁于一旦。

    众人无不大惊,白晨脸色更加难看,他再次抬头仰望船头的狄云枫,如临大敌!

    狄云枫轻哼一声道:“这就是亵渎本尊的下场。”

    白晨突然道:“道友修为高深,不妨加入散修盟?我定与盟主申请,与道友一个大长老的职位。”

    狄云枫心中不由冷笑:真武才侵占仙域不过半个月,散修盟便在下灵成立,甚至连盟主都已经选出,说不是蓄谋已久怕都没人相信吧?

    他没有给白晨一个准确的答案,而是似笑非笑地问道:“你先猜一猜本尊是哪儿的人,要去往何处?”

    白晨的脸色已难看到了极致,他腾空而起想要与船头的狄云枫持平。

    狄云枫起了趣味,白晨往上飞,他便将船往上抬,并冷傲地望着想要追上却怎么也追不上的白晨。

    当着这么多散修的面,白晨岂愿受此侮辱?他咬紧牙关,将自己升天的速度提到最高。可纵使如此,他也无法追上狄云枫的仙舟。

    很快二人便冲破云端,随着高度的提升,太阳的炽热也越来越强,狄云枫用一道结界护住仙舟,怕的是小狸与金不流受伤。

    又过了一会儿,白晨终于抵不住太阳的炽热而停下追逐,额间的汗水刚溢出便会被热浪所蒸发。

    狄云枫含笑站在船头,神吮了一口日之精华,摇了摇头,差远了,差太远了,想当初自己刚结金丹便要冲破天追寻真爱,结果撞到封界而跌落大地,哪怕粉身碎骨也不吭一声。

    “留点汗就不行了?你可还想继续?”他嘲讽道。

    白晨实在忍不住炽热,又下沉了一段距离,待适应了温度才冲狄云枫道:“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狄云枫问道:“你真这么想知道?”

    白晨冷声道:“你愿意告诉我?”

    狄云枫玩味一笑,冲白晨道:“偷偷告诉你,我……来自真武国。”

    白晨惊呼:“你是武修!”

    狄云枫大笑:“哈哈,本尊骗你的,傻货。”

    白晨大怒:“狂妄!你来下灵究竟有何目的?”

    “目的?”狄云枫冷冷一笑,“你们这些小鱼小虾米,灵天界一乱你们便揭竿而起,你们又有何目的?”

    “你”

    “滚吧,我数三声,在不滚,就杀你。”

    狄云枫指间已蕴起一道金光,同方才杀死刘良一样的功法。

    人这一害怕,什么怒气都忘了,白晨摇了摇头,使出浑身灵力往云端下逃去。

    狄云枫转身走下船舱,却不巧碰见刚要揩油的金不流。金不流吓得赶忙了自己差点儿就捧上小狸屁股的手,尴尬地笑了笑,问狄云枫道:“如何,外面找茬儿的都解决了?”

    狄云枫站在门口,直言问道:“那个白晨又是何样来历?他口中的散修盟主又是谁?”

    金不流走出船舱,道:“白晨是散修盟中的长老,身后有个巨大的世家撑腰,所以在散修盟张比一般的元婴长老地位还要高很多。至于那个盟主,好像听人说散修盟主非常神秘,修为也高过了元婴,但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这就无人知晓了。”

    狄云枫又问:“那散修盟呢?是不是很久以前就成立了这么一个组织?”

    金不流赞道:“道友不是本地人却能猜出这么多事情来,散修盟都不知成立几百年了,其实在下灵界,散修是非常落魄的,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抱团行事,如此便兴起了很多组织团伙,许是散修盟主实力超凡,不断纳入散修,庇护散修,渐渐,组织便壮大起来咯。”

    狄云枫点头知是,再问:“那他们通知你围攻紫云峰时,集合地点又在哪儿?”

    金不流挠头,想了一阵子才不确定道:“好像是在山脚下的一个什么客栈来者……”

    狄云枫试问道:“留仙客栈?”

    金不流经这么一点拨,确认道:“对对对,就是留仙客栈,凡是到来的任何修士,都有不同的赠礼,譬如我金丹修士去了,就能领有一瓶培灵丹呢。”

    “哼,看来散修盟对紫云峰是志在必得。”

    狄云枫一声冷哼,拂袖降下仙舟,前往留仙客栈的路他还没有忘记。

    ……

    ……

    紫云山的封山大界已被人捅破,但内峰之巅的祥瑞紫气依旧绚烂,就目前而言,紫云峰仍有力在坚守。

    山下小镇,来来往往已瞧不见凡人踪迹。

    “道友,你可考虑清楚了,莫说这座留仙客栈,这整个镇子的人都是散修盟

    的人,咱们进去万一撞见了白晨,那该如何是好?”

    金不流又提议道:“哪怕是换一家小客栈也好,咱没必要去冒险。”

    狄云枫偏头问道:“你认为我是去冒险?”

    凭实力,当然是去砸场子。

    金不流撇了撇嘴,道:“可也有麻烦不是么,有麻烦就会有杀戮,我这辈子都没有杀过人。”

    狄云枫摇头,带着小狸自顾往前走去,并叹道:“唉……早知你连人都没杀过,我就不该答应让你跟着我混。”

    “杀人入魔,有稳道心。”金不流急忙跟上狄云枫。

    小狸也在一旁惊呼道:“狄云枫,你竟然还杀过人?”

    狄云枫笑着回答道:“我没有杀过人,我杀的都是不配做人的畜生。”

    再转过一个街头,留仙客栈便到了。

    “道友,你就真的不考虑考虑其他地方了?”金不流再次确认道。

    狄云枫道:“有我在,你们今夜的觉,会睡得很安稳。”

    说罢,便走进留仙客栈。

    ---------

    仙界百年,客栈的格局不会有太多的变化,狄云枫立足在客栈内,闭眼便能能回想起带几位师姐来吃饭的场景,那同样是一段非常美好的回忆。

    留仙客栈一如既往红火,散修们很少辟谷,便不忌口舌。

    但客栈内的老板与伙计都换了。

    先前的客栈老板是凡人,百年前就已四五十岁,即便是活在灵界他也应该寿终正寝才对。

    如今的客栈老板却是个金丹修士,人长一脸横手,面色黝黑,杀字眉毛,瞧起来很不讨喜,很不讨喜。

    小二也各个都有修为在身,但恶主恶仆,相由心生,这些仆人的模样甚至比掌柜的还不讨喜。

    留仙客栈再也留不住仙人了。

    狄云枫走上柜台,先丢了两块灵石在柜台前,问道:“老板,你来了多久了?”

    老板再凶也不会和灵石过不去,他收下灵石,如实回答道:“不久,三个月前才买下这个客栈做生意。”

    狄云枫又丢两块灵石,继续问道:“我一百年前来过这间客栈,掌柜的是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是个凡人,待人挺好的,你是从他手头买下的客栈?”

    老板收过灵石,道:“仙长真会说笑,你见过哪个凡人能活到一百年的?不过我先前接手时正是从一个凡人手中买来的,他当时跟我说,这家客栈是他们祖宗就留下来的,我想你刚才说得那个凡人应是他的爷爷。”

    狄云枫叹道:“老板肯定是用了什么不好的手段,否则人家的家业可不会轻易卖给你。”

    老板轻蔑笑道:“区区一个凡人又有何说话的权利?他不仅家业在这里,家族祠堂也在这里,甚至连祖坟都按在客栈后面的荒地上,”他又叹气道:“凡人可就是麻烦,死了浪费土地,还要修个最占地方的祠堂,我接手后便将祠堂铲了,他家祖坟掘了,改建了几间客栈。”

    客栈老板甚至还很得意,殊不知他已被狄云枫暗中点了名。

    点了名的人当然活不成了。

    狄云枫又丢下两块灵石,笑问道:“方才我也说了,距上次造访客栈已是一百年前了,我相信这一百年前一定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变化。我是个外人了,老板给我提个醒,我不喜欢惹麻烦。”

    客栈老板的恶相终于因狄云枫的豪气而改变了一些,他摸过灵石,笑容竟也憨态可掬:“仙长若是过客,住宿时间不超过三日,那本客栈定会保你平安;仙长若是九州盟修士,那么本站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并且食宿减半,还能领取一瓶与修为相之对应的灵丹妙药。”

    “哦?”狄云枫故作惊喜,只问道:“我确实是个过客,本打算今夜住一晚上便走,可老板告知有灵丹妙药得,心里痒痒了。但我不是散修盟的,要怎么样才能加入?”

    客栈老板取出一只空白的灵符,搁在柜台上,对狄云枫道:“只需要上仙的一滴精血便能加入散修盟,并享有散修盟中所有的待遇,包括你去镇上的窑子,说是散修盟的人她们也会少你半数钱。”

    狄云枫却没有反感,他道:“容我考虑考虑。”

    这时,金不流突然靠上柜台,将掌柜的灵符推了回去,并严厉道:“掌柜的,你是欺负外来人么?刚刚的话我可全都听见了,你这样拦私活儿,就不怕盟内长老知晓?”

    客栈老板自知理亏,黝黑的脸上不禁一红,收下空白的灵符没有说话。

    金不流拉过狄云枫道:“道友,以后这种事情根本就不用考虑!精血可操控并限制你的行动,大能者甚至能操控你的生死!这黑心窝窝的老板,老子真想一道捅死他个狗日的。”

    狄云枫岂会不知精血送出去的弊端,只是他自信地,姑且认为这个下灵没人能通过精血控制他,反之他还有办法反噬那个操控之人。

    “难道这客栈老板不是散修盟的人?”他问道。

    金不流道:“他是的,包括这间客栈里的伙计,以及住在里头的人都是散修盟的高层。”

    狄云枫放低了声音:“那散修盟主会不会在这里头?”

    金不流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点了点头。

    狄云枫也不好明目张胆地用神识窥探这座小镇,怕的是打草惊蛇,便用自己最拿手的伎俩夜探!

    今晚他就能在无声无息中将整件事情全

    部了解透彻。

    “狄云枫,坏人,坏人!”

    小狸突然跑来,轻扯了扯狄云枫的袖子,一张小脸儿吓得变了色。

    狄云枫顺势望去,见门口走来两个金丹修士,一人玄袍,一人黑袍,态度颇为傲慢。

    “坏人是他们么?”他用下巴指了指门口进来的二人。

    小狸躲至狄云枫身后,瑟瑟发颤道:“就是……就是抓我的那两个坏人。”

    狄云枫一挑眉,心里冷笑:可真是冤家路窄,我没去找你们,你们便主动找上门来了。

    小狸靓丽的姿色走到哪儿都有眼光尾随,刚进来的两个金丹修士怎会瞧不见她?

    “哟呵?可真是巧呀小狐狸!”

    玄袍修士目露淫光,隔着老远便冲小狸打起招呼来。

    “狄云枫……”小狸双手紧拽着狄云枫的衣襟,轻声呼唤着,害怕得快要没了命。

    金不流上前将二人拦下,并冷声道:“如何?你们还要欺负人家么?”

    黑袍修士圆滑些,对金不流笑道:“我们可不是来找小狐狸的,而是找他。”他指着狄云枫。

    玄袍修士推开金不流,冲狄云枫行了个抱拳利益,笑道:“这位一看就是咱们的买家主顾了,也不知是花了多少钱把这只小狐狸买下的呀?我俩应盟内号召,托管给四月堂后便没再得消息了。”

    狄云枫勉强挤出一抹笑意,轻声道:“一百万。”

    “嘶……”

    玄袍修士与黑袍修士各倒吸一口凉气,相视简直欣喜若狂。

    “黑老鬼,我说这回咱要发达了,你还不信!”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老子把你给拦住,你他娘早将这小狐狸破了身,可就买不了这么多钱了。”

    “得得得,你六我四成了?莫说黑老哥不大方!”

    黑袍修士又笑盈盈地冲狄云枫道:“其实咱最该感谢的是这位大主顾呀,肯花一百万灵买下这只狐狸精,嘿嘿,今日我兄弟俩做东,请主顾喝个酒?”

    狄云枫笑着婉拒道:“那倒不必了,今日我们赶路已有些疲倦,想早些回去休息。”

    玄袍修士淫笑道:“道友哪儿忙着什么休息,我看这小狐狸如此依你,是忙着回房行那颠龙倒凤的双修之道吧,哈哈哈……”

    他们都笑得不亦乐乎,殊不知自己已被狄云枫在心中点了名。

    点了名,当然就活不成了。

    狄云枫又往柜台丢下三块灵石,道:“要两间房,金道友自己一间,我与小狐狸睡一间。再送一桌酒菜到我的房间来。”

    说罢,便牵着小狸往楼上走去。

    客栈老板丢过两块房牌,金不流一把揽过,伴随轻叹:“唉,惨咯惨咯……”大摇大摆走上楼去。

    ……

    夜。

    深沉。

    小狸的惊恐最终在一顿饱饭后全然忘却,狄云枫时长夸赞她是“一只乐天派的小狐狸”。

    “愿这个世界上所有单纯善良的人都被善待。”

    狄云枫坐在窗台上,一边望着天上的明月,一边饮酒思念,想几个女人,想几件琐事,并静静等待着深夜的到来。

    “狄云枫,我们可以去睡觉了,快走。”

    小狸将狄云枫拽下窗台,连拖带拽地将狄云枫拉向床铺。

    狄云枫心想,估计是这只小狐狸需要人哄哄才能入眠,他便坐在床边,等待小狸先上床。

    小狸毫不客气地解开自己腰带,勒紧的宫装很快便松散开来,她再将衣服往后那么一撩,光溜溜的胴体一丝不挂,肌肤如玉般净白无暇,如琉璃般晶莹剔透,峰峦不算汹涌却英姿提拔,前凸后翘,凹凸别致……

    这可看煞了坐在床前的狄云枫!

    “小狸姑娘,你……你这是作甚么?你……你赶紧把衣服穿起来!”

    狄云枫口头上说着非礼勿视,但安静却实诚得很,这只小狐狸可真是个……诱人的小妖精!

    “要睡觉了,干嘛还穿着衣服呀?”

    小狸一举跳上床,像是一条小鱼,从床尾缩进被子里,再从床头露出脑袋来,她那两一对儿银色的小耳朵也兴奋地窜了出来。

    “狄云枫,来呀,我们一起睡觉。”她笑得烂漫无比。

    瞧着这一张天真无邪的小脸,狄云枫心头燃烧的火焰瞬时便被浇得一干二净。

    这样的笑容,应该去守护,而不是去玷污。

    他笑道:“好,你先睡,我还有事情要办,办完了便会陪你一起睡。”

    “不行!”小狸伸手拽住狄云枫的袖口,撅起嘴巴道:“我要你陪着我,哪儿也不许去,否则那些坏人又来抓我走了怎么办?”

    无奈。

    狄云枫转念一想,笑道:“这样,我给你讲故事怎么样?讲我们人间最经典的爱情故事人狐相恋,如何?”

    “人狐相恋?那岂不是说得我爹与母亲,好啊好啊,你快讲你快讲!”

    狄云枫瞧着小狸兴奋的腮红,心中还真怕这一个故事下去,不但没哄好睡觉,反而越讲越精神。

    “唉……”

    “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