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续梦传奇之冥龙印记 > 第六十八章 鬼武天沽

第六十八章 鬼武天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童子,你这幽荧印记的本主冥龙,在沌灵晶石内得炼一种窥破三界的手段,名唤沌灵魔睛。”青城表情一派严肃说道。

    淮昭急速回顾往昔,便首先想起自己在大理洱海渡劫入道时,秘相罗诀破散之际,那湘黔之地冥龙的扫来的魔眼。以及洱海与冥龙恶斗时那邪魔附体自头颅射出的那紫色焱芒。

    “冥龙这邪魔功法分为九重,要说其凶险不在斗法,而老夫所思,那远古极魔让其修此邪术,最终目的有二。其一是找寻冥龙真身,也就是童子你的踪迹。此仅需一重造化便可做到。而一旦魔睛得晋九重圆满,那启寰魔灵将无从遁形。所以,魔灵恐怕将被魔道率先循得踪迹。”说到此处,青城目力中也是闪过阵阵怅然。

    淮昭心中不由得掠过一阵寒意,若如青城之意,那万千魔界有朝一日寻得那身负魔灵的太古先修,恐怕非但大明世间难逃涂炭,这万千周天的大小世界都会无一幸免。

    “尊使,容弟子妄测,凡事未有结果之前,并非谓之宿命。想以天界诸神佛天尊威严,必不会坐视魔界得逞的。”淮昭欠身道礼对青城禀道,那并不强大的修为后面竟然透着一种天地正气,让丈人暗暗赞许。

    青城缓缓走到石窟内一处石凳上端坐下来,用低沉之音说到:“童子果然菩萨座下,心存浩然之气,但你可知道,诸佛神尊近千年来,自获悉启寰魔灵坠入大明世间后,便一刻也没停止过找寻此亘古神物,这便是童子你所在世间,数百年来高修大德频繁临世的原因,更有迦叶尊者等数十位佛尊道圣隐匿尘世日夜找寻。奈何魔灵所负魔性,唯有冥龙那九重沌灵魔睛独有魔法才可与之感应,这也是天界佛祖天尊日夜担忧劳心之事。”

    “童子,你机缘殊异,与那冥龙有魂体之结,以老夫看来,菩萨将你托世在明朝尘世,颇有一番苦心啊。今日你既遁入无尘,便当好生修习,若能合幻明之力,于魔道得获启寰魔灵之前,挽万世于危难,此等功德于三界诸法周天都是值得书写的一笔。”青城语毕,一股苍劲之力蕴于目力,注视到淮昭身上。

    “弟子不才,当谨遵尊使教诲,不负无尘之行,与幻明共御魔患。”听了青城满满期待的告训,淮昭不禁觉得身上的千钧重担又多了几分。

    青城微微点头,口中默起一诀,一道金黄法相光环自怀中而起,缓缓落在淮昭脑后,熠熠闪动了一下,化为无形。见小子倍感惊奇,丈人起身道:“此乃无尘法相,是得入我无尘修境的神镌,往后的年月,你可放心在此间潜心修行,但你在尘世生往一旦重历结束,便务必循浩荡空门回返,自何处来,回何处去。你可记好?否则神镌将应天力,让你魂飞魄散、尸骨无存。我无尘在那凡尘中,一旦遇到无尘临世之人,此法相将与对方神镌呼应现形,此外,无尘法相乃我无尘修境神力凝结,蕴含诸多不朽神奇,老夫在此不一一赘述,童子日后可细细体验。但切记它也是至善灵气,一旦为恶,将化为乌有。”

    淮昭欣喜不已,连忙叩谢。

    尔后却见青城将目光缓缓移到鬼饮天沽那幽蓝色的魂灵身上。此时的天沽好像明了了什么,屈身拜伏下来。

    见此情景,淮昭也突然想将心中的疑惑破解开,向青城施礼道:“尊使,我听闻师尊讲起鬼饮前辈当年独闯冥龙巢穴不幸罹难,怎么会在此地见他。”

    青城语带略微怅然:“天沽乃我青城道宗我拙徒归云子座下弟子,那日他败于魔教冥龙之手,重伤不治,虽躯体入土,却满含怨念不甘,不愿往生轮回。我在临世重回青城听闻其事,念其厚义,将他魂魄纳入我无尘神境仙灵澈宝--凙魂瓶,助其苦修凙魂鬼武诀。”

    见淮昭疑惑面色,丈人继续道:“此无尘凙魂鬼武之法,是自万千凡尘中,层层精选大义可造之冤屈亡魂摄入凙魂瓶,辅以神境仙母甘露,最终得造一种独特的魂魄修行者——鬼武。此鬼修之众大多在我无尘境司职护卫,也有大成鬼修者,为高修大德所器重,成为许多无尘高手的魂灵系。所谓魂灵系,是修者与鬼修神魄重结,联手之力将倍增修者实力。天沽在凙魂瓶中已苦修得造,在当下无尘境鬼武中,修为已属登峰造极。我观今日天沽之意,便是欲与童子心魂重铸,他自生往尘世的遗憾,你,愿意帮他了却吗?”

    淮昭听闻此言,眼中不禁热泪盈眶,倏地朝着依然拜伏在地的天沽跪将下来,叩首道:“我王淮昭何德何能,竟让前辈不弃,只是我不敢委屈了鬼饮前辈,请您三思!”

    幽蓝色的天沽鬼武仍未起身,只在那话语中带着凛冽道:“自此往后,我仇天沽愿为地慧童子肝脑涂地,助你苍生大计、共拒邪魔!祖师,弟子不能再侍奉左右,您,有劳了!”

    青城微微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便搭了法诀,将那凙魂鬼武神诀驭动。

    不待淮昭有丝毫反应,天沽魂魄瞬间没入自己身体丹田所在。

    “童子,天沽鬼武已融入你体内修为。以他忠义,必不会害你心智,这平日时,他自在你体内沉睡,如无他一般。若有凶险之急或有疑惑,你便默念老夫传你这鬼武心诀,唤他出来。你且近身,老夫所述,熟记在心就是。”

    青城授完心诀,也未再多言,只轻轻扶了扶淮昭肩膀,徐徐步出石窟,便似要离开。

    见此情,淮昭知他无尘令使职守在身,便要向祖师跪辞。但青城却微微转过头来,口中说了:“天沽附身成为你的鬼武,还有一个原因,若你有造化,带上他去明朝尘世,那蜀中青城后麓的慈元洞吧。”言罢丈人环顾天际,叹了口气,御空而起,随后那空中传来一句回荡寰宇的深厚揭语。

    “童子,这无尘境殊异之处颇多,你唤天沽便是。老夫与你还会再见的,应该是在最后的神魔杀戮之时,不要负了菩萨苦心。”声音中,青城化为一道凌厉的青光消失在天地之间。

    一日后,淮昭在去往大理的剑川古道上,将鬼饮呼唤出来。关于这无尘修境,他有太多好奇和疑问了。

    “前辈......”未等小子继续言语,却被鬼饮在丹田中的话打断了。

    “修主,我已是你的鬼武附体,以后不要再叫我前辈。心智之事,自古难言结果,我现在是你的鬼武,你必须控制我。”

    “这个,前...那,好吧。天沽,你说说,为什么在无尘修境,修者起获的修为会比尘世人间多呢?”初次称年岁比自己长数百岁的鬼饮名号,淮昭还是有些尴尬。

    “此乃修行的格局所定,青城祖师讲,无尘境乃时空凝结之地,凡间百年在此间缩为一日,你在此一日之功,胜于尘世百年,这个,修主不难理解吧。”肚子里的鬼饮禀道,是的,那是一种谦恭的语气。

    “这,不对啊。”淮昭想起遗天曾讲的,他们俩自浩荡时空遁来,在无尘境十来年,应是尘世一瞬才对,以鬼饮所讲,这不恰恰是相反的吗,到底谁对?要得这重历完往生的十来年,如鬼饮所言正确,那回到大明,那不是千余年过去了吗?那世间早已发生惊天复地的变更了,得了逆天修为回去又有何意义?

    淮昭将此说与鬼饮后,不料他这新纳的鬼武并无反驳的意思。

    “修主,你师父说的也是对的。”

    “这从何说起?天沽快给我说说吧。”面对这明显矛盾的两种观点,淮昭自然要马上得到答案。

    “你和你师父,自浩荡时空来,往生重历结获无上修为,此乃凝结尘世的光阴。而有朝一日你们再回返,那浩荡时空则会同样的将无尘境的时光凝结回大明凡间。所以,你师父讲的,一旦再入浩荡回到大明,这来去无尘之行,也即是一瞬。这便是浩荡时空的玄妙之处。”天沽一番解释,似令淮昭若有所悟。

    “原来如此,不想这浩荡时空竟如此神奇,可以浓缩时日。我还有一问,天沽。我该如何从此间回返大明?”

    鬼饮在小子体内朗声道:“修主,你自浩荡而入,此间所历乃生往劫境。你现在经历之处尽属此境的幻象。在这里,你经历完十八年生来所历,便要破出此劫,回到无尘境的仙母圣坛。那里,有万千通往各周天世界的浩荡时空,只是要想找到回大明的,恐怕要经历一番不小的周折。”

    就这样,淮昭打破砂锅问到底般的将鬼饮问了个没完,待到大理城中吃肉那阵,天沽才歇了口气。

    小子大体又知道了如下这些:

    其一,与菩提空境中菩萨座下童子带他魂魄彻悟万界轮回之道时说的一样,无尘境与仪修者所在临宇境、玄修者所在启周境、劫修者所在沉难境以及万界修者所在极乐境一样,乃是与万千世界时空平行所在,但凡尘世间有万千,而无尘、临宇、启周、沉难和极乐境却是唯一的。越往高修所在境界走,修者越稀少,自小淮昭听闻的神佛天尊,连同极魔妖圣皆修行于极乐境,只是这神魔争斗,在各个修境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其二,其实菩萨童子也说过,各修境单向互通,层级高者,往来低层修境畅通无阻,而若要逆行,则只能找寻浩荡时空。但淮昭发现有一个关键所在。凡由低层修境循了浩荡上行者,若得顺利回返,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获益匪浅。而下行的高修,修为毫无提升不说,重要的是在时间耗费上会吃亏不少,这恐怕也是尘世间鲜有仙神佛祖临世的原因。

    其三,每一层修境都有一处连接浩荡时空的所在,临宇以上天沽也不清楚,但无尘境如他所言,名为仙母圣坛,在无尘境中心之海的一处岛屿上,如何去往,鬼饮也不得而知。

    于是,身带天沽鬼武的王淮昭,便在无尘境循着生往,过去了十年。

    开心的、快乐的、温情的、热血的、震撼的、心伤的、悲痛的一切,再重新亲身重历,那种感受,远远比脑海里回忆,要深刻许多许多。

    他,又一次站在盘古绝阵的黑铁大斧斧面上,面对着盘古老神的威严头颅的时候,盘古开口的那句话,却,变了。

    “此梦,你自觉,续好了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