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冷面寒枪战三国 > 第十章——威震诸侯

第十章——威震诸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曹操问左右道:“此乃何人?”

    上党太守张杨答道:“此我部麾下,名叫穆顺。”

    就在这说话之间,吕布手起一戟,穆顺当即被刺于马下。众人大惊,这时又有一将手持双锤出阵,北海太守孔融道:“此我部将武安国。”

    “找死!”吕布见又来一人,挥戟拍马迎战。

    “吕布拿命来!”武安国大锤砸向吕布。

    吕布不躲不闪,硬是接下这一记重锤,赤兔马后退了几步。吕布见状,持戟笑道:“哈哈,有点力气,再来!”

    武安国见自己全力一锤竟然只是让赤兔马后退了几步,吕布全无损伤,内心不由发虚。此时骑虎难下,武安国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一锤不行,我两锤一块上,看你还受不受得住。”武安国暗道。

    “吕布,看锤!”武安国大喝一声,双锤便朝吕布砸来。

    吕布这次又是横戟接下,那股力量将方天画戟压到了胸前。

    “起!”就在武安国得意之时,吕布猛地推开画戟,武安国双锤被震开,胸膛顿时敞开。

    “不好!”武安国暗叫不妙,然而吕布却并未趁机出手,而是静待武安国调整架势。

    吕布问武安国道:“你除了力气就没别的本事了吗?”

    武安国怒道:“谁说没有,看锤!”

    “驾!”吕布见武安国再次杀来,便拍马来战。

    武安国双锤沉重,挥舞起来速度明显弱于方天画戟,故吕布一出手,武安国便毫无还手之力,只是一味招架。但就连招架也是险象环生,稍不留神便会失了性命,因此拼命周旋。

    两人战了十来回合,吕布突然对武安国说道:“武安国,我不欲杀你,不过你得留下点东西。”

    本来能保住一条命武安国该高兴才是,但听到要“留下点东西”,武安国却心生恐惧。

    “啊!”就在武安国那一愣神的功夫,吕布画戟便砍断了武安国的右手腕。

    武安国忍着伤痛撤回,吕布也不曾追击。

    “吕布如此骁勇,这可如何是好?”曹操暗道。

    公孙瓒见吕布已经轻而易举连胜三人,心中虽有些许畏惧,但常年在塞外厮杀,让他有了见到强敌便想一战的本能。因此二话不说,拍马挥槊直取吕布。

    “那骑白马的,可是北平公孙瓒乎?”吕布见公孙瓒从曹操身旁杀出,又骑的是白马,故有此一问。

    公孙瓒大喝道:“正是,吕布拿命来!”

    吕布确认对方身份,正色道:“方才对那些无名之辈我未曾出全力,不过对上‘白马将军’,若不使全力便是看不起将军。”

    二人兵器碰撞,转圈厮杀。

    “吕布这厮,如此厉害!”公孙瓒不曾想实力相差如此之大,于是虚晃一槊,败回阵中。

    吕布顿时放声狂笑,用方天画戟指着在场诸侯道:“尔等若还有战将,不妨一拥而上,吕布奉陪到底!”

    面对吕布的张狂,诸侯们无可奈何,但有几人例外。当然,他们并非诸侯,而是公孙瓒的部下。

    “大哥,这吕布忒嚣张了,让我的丈八蛇矛和他的方天画戟一较高下!”

    说话者自然是张飞,公孙瓒也知道在场的估计只有刘备的几个结拜兄弟是吕布对手了。但他也知道,自己是调不动这几个人的,除非刘备开口。

    因此公孙瓒对刘备说:“贤弟,吕布非你几位结拜兄弟不能降服。”

    实际上刘备对此心知肚明,张飞也在他耳边嚷嚷半天了,刘备却一直拦着,其中自然有他的用意。现在见各路诸侯再也无人敢上前,刘备自知时机已到,便对张飞道:“三弟此去,定要全力以赴,吕布不可小视。”

    “大哥放心,三弟去了!”张飞说罢拍马出阵,举蛇矛指吕布骂道:“三姓家奴,休得猖狂,可认得你家张飞爷爷!”

    一声‘三姓家奴’,惹得吕布恼羞成怒:“贼将好胆!今日不取你性命,我吕布妄为男儿,看戟!”

    两马相交,矛戟往来。吕布一改之前不紧不慢的节奏,这时一招一式不仅仅招招直奔要害,速度、力度都与方才有天壤之别。

    “三姓家奴力气不小啊!”张飞向来对自己的力气有着绝对的自信,现在对上吕布才发现,吕布力气居然更胜他一筹。

    二人大战五十回合仍未分出胜负,那各路诸侯却都是看傻了眼。

    这边刘备见到张飞面对吕布竟然渐渐落了下风,急忙呼唤关羽:“二弟,快去助三弟!”

    关羽等的就是这句话,随即舞刀拍马而出,与张飞一同夹攻吕布。

    张飞见关羽来到,不由问道:“二哥?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吕布是我的,你不插手吗?”

    关羽说道:“吕布非你一人可敌,大哥叫我前来助你。”

    “哈哈哈哈!来得好!你们两个一起上我也不惧!”吕布仰天大笑道。

    事到如今,关羽、张飞也不跟吕布客气,抖擞精神,各执兵器来战吕布。三人成‘丁’字型厮杀,然而吕布却也没用因为关羽的加入而露出败象。

    罗成看到这幅场景内心早已热血沸腾,战意大起:“大哥,二哥、三哥一时难胜那吕布,我也去吧。”

    刘备点头说道:“好,千万要小心!”

    得了准令,罗成大喜,那白龙闪电驹似乎也通人意一般感到兴奋,发出了“唏律律”的声音。

    就在众人看着眼前吕布、关羽、张飞这三人展开“惊天动地”的精彩厮杀之时,忽然一匹白马宛若一道闪电从阵中冲出。

    马上那人银甲白袍,手持长枪,正是得了刘备准许出战的罗成。

    “罗成来也!”马到声到,罗成立即加入了这场厮杀。

    罗成枪法快如闪电,吕布应付关羽、张飞已经困难,如今又多了一个罗成,吕布打得更加吃力。

    “哈哈,想不到关外诸侯也不全是酒囊饭袋嘛,不知多少年不曾打得如此痛快了!”

    见吕布居然还笑得出来,张飞怒道:“吕布,休要逞强了,以一敌三,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这三人武艺均在伯仲之间,再打下去,不被生擒或斩杀,也必力竭而亡。哼,若是单打独斗,无一人是我对手,奈何如今三人联手,此时不走,怕是命都难保。”

    吕布也不傻,先前玩也玩够了,现在打也打够了,再打下去恐性命不保。想到这些,吕布便开始想逃脱之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