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同喜 > 第16章 闹大

第16章 闹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夜风顺着半开的窗户吹进室内,引得烛火摇晃了几下。

    赵明出去快小半个时辰了,仍旧没见回来的迹象,池鱼动了动发酸的胳膊,看向李才瑾问道:“李大人,你那个捕头可靠吗?万一他丢下你跑了——”

    “他还没那个胆子!”

    其实李才瑾说这话也是底气不足的。

    好在他话语声落了没多久,赵明就赶了回来,但只有他一人!

    李才瑾眉头紧皱,质问赵明:“人呢?!”

    “回大人,小人去过济世堂了,那坐堂医不在。”

    “不在你不知道去家里找吗?”李才瑾气愤,暗骂赵明蠢货,又怀疑赵明其实是故意的,为的就是借少年的手出气,不由狐疑的看向赵明,“赵明,你该不会是存了别的心思吧?”

    赵明心颤,下意识要跪下向李才瑾表忠心,池鱼出声拦住。

    “行了,我没功夫陪你们在这里瞎耽搁。既然赵捕头没有找来我要的人,那就只好委屈李大人一下了。”

    池鱼站起身的同时,把李才瑾也从地上拽了起来。

    “你要做什么?”

    “放开大人!”

    李才瑾和赵明的声音同时响起。

    池鱼没理会,只是把李才瑾带到了室内摆放着的先前用来打蔓蔓的条凳前。

    黑漆条凳上还残留着暗红的血渍。

    蔓蔓就趴在这凳子不远处。

    这一下,不管是问出疑惑声的还是没问出的,全都明白了少年的意思。

    这是要替蔓蔓讨回那二十棍?

    可对方是县令啊。

    “县令又怎么了?李大人不是很会仗势欺人吗?如今李大人的命捏在我手里,当然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池鱼道,“赵捕头,蔓蔓那二十棍是你打的吧?既然如此,那李大人这二十棍,也交给你好了。我看赵捕头身手很不错,挥棍的力道也拿捏得很好。”

    池鱼一面说着一面把不断颤抖着身体挣扎的李才瑾压在了长凳上。

    环喜在池鱼的眼神示意下,已经把先前用来打蔓蔓的还带着血的棍子递到了赵明面前。

    赵明垂眸看着眼前的棍子。

    “赵明,你要是敢打本官,你信不信本官敢灭了你全家!”

    信,他当然信。

    只是他的全家也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再说了,现在人为刀俎他们为鱼肉,事情怎么会由他们说了算?

    赵明伸手握住木棍。

    “徐娘子是吧?你们春风楼就这么由着一个毛头小子胡来?”李才瑾把视线落到不知何时隐在暗处的徐娘子身上,“本官要是在这里出了事,你以为你们春风楼能撇清关系?”

    徐娘子充耳不闻。

    “赵捕头,请吧。我这可是在给你一个出气的机会,不用感谢我哟。”

    少年懒洋洋的语调再度响起。

    赵明握紧木棍走到李才瑾面前,“大人,得罪了。”

    ……

    或许赵明真的是为了出气,下手的力道并没有丝毫减弱,一下一下如鼓点般落在李才瑾身上。

    刚开始李才瑾还能粗嘎着嗓子骂几句,后来就疼得骂不出来了。

    十七,十八,十九……

    隽娘有些害怕又有些激动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二十!

    随着最后一棍落下,李才瑾也晕了过去,趴在条凳上如蔓蔓一般一动不动。

    赵明收回手,把木棍扔在地上,“大人?大人?”

    手指在李才瑾鼻端探了探,确定李才瑾只是晕了不是死了,赵明这才看向池鱼,双目猩红像是要吃人,“十六是吧?今日之仇,我们来日必报!”

    说罢就要背李才瑾离开。

    “赵捕头,我说过打完二十棍就可以走了吗?”

    少年人收起唇角漫不经心的笑,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沁出杀意。

    “大人。”徐娘子自暗处走出,“还是不要把事情闹大了吧?”

    虽说他们不怕李才瑾,但也犯不着为了楼里的一个姑娘把事情闹大,这么做,对谁都没好处。

    池鱼嗤笑一声,“徐娘子看了这么久,难道还没看出来这件事已经闹大了?”

    李才瑾被打了,但是没有死,这点皮外伤,养上一段时日也就好了。

    好了之后的李才瑾会做什么呢?

    当然是带着人找上门来,势必要出了这口恶气。

    “那也不能就这么……”不知想到了什么,徐娘子叹口气退回暗处,“大人自便吧。”

    “你还想做什么?”

    赵明望着重新把视线落回他身上的少年人,无端胆寒。

    刚才两人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少年是想把他们两个的命都留在这里吗?

    赵明并不怀疑少年的能耐和胆量。

    “李大人那二十棍,是还给蔓蔓的,还有我的二十棍呢?我看李大人也受不住四十棍了,那剩下的二十棍,不如赵捕头来?”

    赵明犹豫了。

    二十棍,他如果生受下来,定然无法带大人离开此处,可如果不受,那……

    “赵捕头放心,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赵捕头替李大人受了这二十棍,我自会找人去衙门传口信,让衙门的人来接你们回去。”

    “你会有这么好心?”

    池鱼挑高眉头不说话。

    事实证明,池鱼还是说话算话的。

    春风楼里的人去衙门扑了个空,并没有就此作罢,而是挨着找去了那些捕快的家,把那些犹自酣睡的捕快们全都催了起来,赶到了春风楼。

    等到一行人看到衣袍上还带着血迹的李才瑾和赵明时,全都愣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在这朝阳县,还真的有人敢打李大人和赵捕头?

    分出四个人两两走向李才瑾和赵明。

    池鱼只打了赵明十棍,但那十棍所带来的疼痛绝不亚于二十棍所带来的疼痛。

    推开捕快伸过来的手,赵明哑声开口:“回衙门。”

    大人身上还沾着楼里姑娘们用的香脂香粉气,要是就这么回去,肯定少不得要被夫人盘问。

    到时候解释不过去,还是要带着大人躲到衙门里去。

    既如此,不如一开始就直接回衙门。

    一行人向门外涌涌而去。

    路上,有人问赵明:“赵捕头,你和大人这是……”

    赵明瞥了一眼问话的捕快。

    捕快讪讪,摸摸鼻头往前走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