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信白大文 > 第二十四章 烦人!

第二十四章 烦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诸葛亮将愤愤不平的花木兰拉出来,花木兰心里好一顿不爽,到了一楼一处靠窗的位置时,诸葛亮才把花木兰放开,花木兰一拳恨不得将眼前的墙打穿,“老子最恨这种动不动就寻死的人!”

    “感情受挫,行为难免过激。”

    花木兰冷笑,“拿唯有的一条命去任性,换做是我,别说关不关心,我理都不想理!”

    “木兰队长。”

    花木兰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的怒意隐隐有加大的趋势,“还有那些软弱的,窝囊的,发怂的,在我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的,他m的都得滚!”

    诸葛亮微微皱眉。

    花木兰一拳砸在桌子上,幸好桌子是钢铁所制,质地十分刚硬,这才仅仅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凹口。

    诸葛亮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看向窗外,不知是在感慨还是故意道之,他叹,“遇见了,一等,二看,三落空。”

    花木兰没在意诸葛亮说的话,她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诸葛先生,你这边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吗?”

    “嗯……暂时没有。”

    “好,那我先走了,李白韩信这对我算是看不下去了,他们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嗯。”诸葛亮点头,“这里的事就不劳烦木兰队长了,你先去做自己的事吧。”

    花木兰抱拳,“告辞。”

    窗外的墙上,有个淡紫色的身影紧紧帖在墙上,风吹起他额前的细发,露出那双微微垂下的眼眸,他的手掌跟着背紧贴着墙,将自己的踪迹隐蔽得十分好,可是方才花木兰的话已经直直打进他自以为坚强的内心,而诸葛亮的一句话,更是将他满心的紧张与警惕击溃到半分思考的余地都没有。

    他等了好一会,才走出来,从窗外看进去的时候,花木兰已经走了,只有诸葛亮还坐在窗口的位置,兰陵王道,“诸葛先生。”

    诸葛亮看向他,没有一丝惊讶,似乎早就料到此人在这里,“嗯。”

    兰陵王悄悄握紧拳,“我若不等,不看,万一她是无意的,我又当如何?”

    “你追过吗?”

    兰陵王低头不语。

    “感情一事,有些时候有些事固然做得愚蠢,可用心去挽留了,情字还是能够胜过很多东西。”

    “先生,我该怎么做?”

    “尽你所能。”

    “我……没有经验。”

    “感情,用心即可。”

    兰陵王顿了顿,点头,“谢谢。”

    ——

    诸葛亮第二天刚打开门的时候,就看到韩信神清气爽地站在他门口,他的头发不像之前看到的那样直接垂下,神情不想是之前绷着一张严肃的脸一样,今天看到的韩信跟以前在峡谷里碰到的韩信一样,扎着高高的辫子,看起来清新潇洒,倍儿有精神。

    “诸葛先生,你的早餐,我帮你拿上来了。”

    “……”诸葛亮迟疑接过,“谢谢。”

    韩信笑容满面地端着另一份早餐进去隔壁李白的房间。

    “狐狸,吃饭了。”

    李白蒙上被子,连头都不露出来,换作平时吧,李白自律性一定是很强的,但是现在他一想到还有一个烦人的韩信,不知道为什么,李白就是不想起床。

    “吃饭了狐狸。”韩信走到床边,摇了摇被子里的李白。

    李白不理。

    韩信翻开被子,见到侧身躺着的李白,他又摇了几下,李白还是没动静,于是韩信笑得一脸灿烂地一下一下给李白的尾巴顺毛,直到摸到李白跳起来,“烦人!”

    韩信还是一脸灿烂。

    李白看到韩信一脸阳光,嘴角扯了几下,下床来打理自己,穿衣的时候不忘将自己的尾巴收起来。

    李白之前就决定过,不论韩信作死,作死,还是再作死,他都绝对不会跟韩信复合,怎奈可知,韩信真的要作死在他面前,他能怎么办,不应,韩信能随便找个地分分钟死给他看!

    唉!

    李白表示很绝望。

    ——

    韩信趴在桌上看李白吃饭,李白问,“你吃了?”

    “吃了。”

    “什么时候回龙族?”

    “不急。”

    “龙族的事务应该不少,你不回去处理?”

    “不急。”

    李白皱眉,“韩信,我没在开玩笑,你已经不是以前的身份了,别忘了你的责任。”

    “不急。”

    “韩信!”李白加重语气。

    韩信撇撇嘴,“你去哪我就去哪。”

    李白放下碗筷,问,“你的伤势如何?”

    “不痛了。”韩信想了想,又道,“不过伤口还没愈合。”

    李白重新拿起碗筷。

    哼!本来想揍他一顿的!看他带着伤,还是算了。

    “对了,你和诸葛先生都在这边干什么?”

    “狄仁杰在这里有点事不好亲自来处理,又不了解足够的信息,我们便来打探打探这里的情况,如果能查到什么更深入的东西自然最好。”

    “那现在有什么进展吗?”

    “昨日正是在为接下来的深入调查打基础,结果好了,你一闹,那叫大声的店员还不知道能不能信任我们。”

    “为何不直接收服,这里看着虽然大,可是按长安城的兵马,拿下区区一家店不是问题啊。”

    “此法固然可行,但若是以暴制暴,暗处的东西我们便查不出来了。”

    “哦……”

    “韩信,诅咒的事怎么办?”李白边剥鸡蛋壳边问,语气十分随和。

    “我在书阁里查过了,上面说,‘古书记载,龙族一旦与凤狐两族的子嗣交合,该龙族之人便会时常出现神经错乱,其行为以屠戮无辜为主,直到将与之交合的凤狐子嗣屠杀,其诅咒才会停止,但数百万年来从未有过印证,于是有后来者的高僧在古书上添下一句话,其大致意思便是,如果这个诅咒有先例,那么该诅咒一定存在,如果没有先例,则说明该诅咒要么不存在,要么已有破解之法’。”

    李白的手顿了顿,抬头问,“龙族史上可有此人?”

    韩信咧开嘴,十分高兴道,“没有,我查过了,我们龙族的史谱名册上没有天德这个名字。”

    李白皱眉,“你的意思是,我听到的这个故事,是不存在的?“

    “嗯。“韩信点头,”估计是谁觉得好玩,编的吧。“

    李白心下怀疑,“当真没有?“

    “真的没有,不然我怎么会来找你。“

    李白咬了一口鸡蛋,再看韩信十分阳光清明的眼神,他才勉强相信,“谁这么无聊编这种故事,吓谁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