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最难是放手 > 关于爱他这件事

关于爱他这件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苏悦然泪流满面的蹲在小小的保安室里面,房间里一片漆黑,外面的保全都是郑晓菲的人,自然对她凶神恶煞,故意把她关在小黑屋里等着郑晓菲来处理。

    苏悦然在黑暗里数着数,黑暗让人觉得冷,她抱着自己的膝盖。

    她猜到郑晓菲的态度有问题,将计就计,趁机翻了艾鑫的定价,最后是5000万,她还在保险箱里留了一样东西。

    那样东西是她心口上的伤,也是对郑晓菲的反击。

    五年前,她败的一败涂地,她曾经骄傲飞扬认定的爱情,在那个女人面前一触即溃,那个女人那么懂得抓住人的软肋,将她安排的明明白白,五年过去了,她不再是当年那个小傻瓜,还傻傻的当她是邵涵之的母亲,那么言听计从。

    小黑屋的房门一下子被人打开,一道光照进来,苏悦然抬头看着大步而来的男人,眼底泪光闪烁。

    ***

    小小的苏悦然,将自己蜷缩的小小的,她眼底的泪仿佛滴穿了他的心,邵涵之大步而来,过来一把抱住她,紧紧的抱住她。

    她身上冰凉,泪水蹭在他的衬衫上。

    苏悦然抬头,笑中带泪的看向他:“我只要相信你就好,对不对?”

    邵涵之用力搂紧了她,低声:“是我辜负了你,我不会再让你难过。”

    苏悦然在他怀里放声大哭,哭的哽咽,哭的不能自已。

    ***

    医院灯光惨白,苏悦然低头喝水,抬头看邵涵之:“我没事,可能只是蹲的太久了。”

    她刚刚竟然哭的太厉害,晕了过去,邵涵之立刻送她来医院做检查,她只是蹲太久而已,可邵涵之不肯松口,一定要全面检查。

    邵涵之站在病床边上,也不坐下,只这样居高临下的看她。

    她条件的避开他的目光,他一直都是聪明人,她在他眼里一直是个简单的小透明,她生怕是她被看穿了。

    可其实,5000万的最终定价她已经看到了,如果一切顺利她根本就不用再在恒丰,她去开保险柜之前,就觉得不对劲,所以她在保险柜里放了当年郑晓菲给她的那张支票。

    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兑换过,那张支票上都是泪痕,被眼泪重复浸透又干涸,那是她心里的一根刺,这次她还给郑晓菲。

    可被邵涵之真切的抱住的时候,她是真的哭的失声,邵涵之只知道她当年收了郑晓菲的200万的支票离开他,可他不知道郑晓菲还做了什么,那个人是他的妈妈,那个人将她和邵涵之彻彻底底的分开。

    当年她晃着那张支票在邵涵之面前说银货两讫,邵涵之不信,在她楼下站了3天,一动不动,最后昏倒入院。

    无数个夜里,她就抱着那张支票,眼泪一遍又一遍的朦胧。

    “你工作忙,不然你先回家吧。”苏悦然低声开口说,刻意的疏离。

    邵涵之顿了一下,沉声:“你非要避开我?”

    苏悦然不语。

    她曾经是敢爱敢恨的女孩子,以为自己有爱情就可以克服天下的一切困难,只要两个人相爱世界上没什么能分开他们,可五年前并不仅仅是邵涵之妈妈郑晓菲的从中作梗,还发生了太多的事,她才明白,在命运面前,两个人的相爱是多么孱弱的东西。

    根本不值一提,他们回不去了。

    背道而驰的两个人,如果不是因为艾鑫,她不会招惹,既然王兴亮真的按照她的思路给艾鑫加了价,现在只要她功成身退一切就能安稳,她还何必继续。

    “是不是我非要叫王兴亮过来,当着你的面,你才肯不推三阻四才肯好好的跟我说话?只要他来你就来示好,无非做给他看!我在你那里还有什么利用价值?”邵涵之声音越来越大,恼怒之意明显。

    是不是只有利益在前,她才能不这样推开他……

    苏悦然震惊的抬头看着邵涵之,她不知道她的那点心思其实全在他的眼里,原来他都知道。

    “你如果只在乎那点利益,又为什么没兑换支票?你当初说你就是为了那200万要离开我,说没兴趣放长线钓大鱼了,200万可以给你很好的生活,那你为什么不兑换支票?支票上的水渍又是什么,那天雨太大淋湿的?苏悦然你的心里到底是什么?”邵涵之厉声质问。

    一针见血。

    这也是为什么邵涵之看到那张支票的时候那样震惊的原因。

    他急于去给自己一个出口,告诉自己这个女人心里一直都有他,当年的事情不过是一场误会。

    苏悦然咬了咬嘴唇,她一直在他面前是一个贪图利益的女人,可为什么五年前那200万她迟迟没有兑换?五年,很多时候她都觉得她没办法了,可最后都是咬牙撑过来。

    关于爱他这件事,她很久都没再提过了,她要求他,要对他示好,可唯独不能是爱他。

    “我……”苏悦然开口,才说了一个字,外面忽然有人推门进来。

    “悦然?怎么回事怎么进医院了?我刚刚到医院换药看见护士单子上写你的名字我还不信,你早上出门还好好的,这是……”张冬梅进门看见病房里还站着一个高大俊朗的男人,愣了一下,问:“这位是?”

    苏悦然陡然紧张起来,完全没料到张冬梅怎么来了,也不介绍邵涵之,只急忙说:“妈……我没事,有点低血糖,你先回家吧,回去我再跟你说。”

    张冬梅盯着邵涵之,想了想,一拍脑袋:“邵总!这位是恒丰的邵总!我是艾鑫的陆太太啊……”

    苏悦然急忙打断:“妈,你先回家!”

    邵涵之看着苏悦然,仿佛想到了什么,转而看张冬梅,面上虽然还冷,可态度却立刻收敛下来,语气十分礼貌的说:“阿姨您好,我是恒丰的邵涵之,悦然她身体不适我送她到医院来检查一下,您放心,她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怕不放心所以才住院一天。”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