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俏影撩探 > 第23章 离家出走

第23章 离家出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柳云堂答应管饭,便不能含糊。不仅要吃,还要吃好的。她知少爷多金,任凭她一个小胃吃不垮,所幸顺杆爬,专挑贵的吃。

    “柳少爷,听说龙凤楼的烧鱼和佛跳墙惊艳江城,也不知是个什么味道。”

    “什么味道?好吃的味道呗!”柳云堂脸上堆笑,一招手,尽显大佬风范,这就要带上俏小姐去大吃一顿。

    两人经过一楼大厅时,身后忽地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柳云堂!”

    柳云堂回身瞧见母亲和嫂嫂朝他走来,屁颠屁颠地迎上去:“你们怎么到医院来了?”

    他拉起唐丽的手,从头看到脚,又看向蒋溪兰:“生什么病了?哪里不舒服?”

    唐丽话音略哑,瞧见儿子异常喜悦:“嗓子疼,医生说没有大碍,吃些药就能好。你怎么样啊?跑来医院,没受伤吧?”

    柳云堂三言两语把抓捕绑匪的事情一说,没提胳膊的伤,只是母亲激动地搂过来时,碰到了胳膊,还真是疼得不轻。

    “胳膊怎么了?脸怎么青啦?让我看看!”

    “没事,撞了一下,不要紧!快回家吧,生病了多休息。嫂子,麻烦你多照顾!”

    蒋溪兰正在一旁与方清影说笑,她转向柳云堂道:“放心吧,我可不比那些护士差,自然照顾得更好。只是没想到,今天能与清影见面。”

    这两位女子自从珍珠饭店相识后,心里面还都想着对方,此次巧遇,双方皆欢喜,仿若落霞与孤鹜齐飞,相映成趣。

    “清影,你手上的链子——”蒋溪兰留意到方清影佩戴的金手链似曾相识。

    唐丽伸长脖子细瞧,听得方清影说起这是胡献送的礼物,心知肚明,该女子就是胡献要追求的姑娘。她逮到机会,热情地拉过方清影问长问短。从年龄到住所,从工作到家庭,凡是能想到的她都问个遍。

    方清影大大方方回答,模样乖巧,好似未来媳妇见婆婆。可惜满眼含笑的“婆婆”知道她是舞女后,在心里就已将她扫地出门。唐丽还很庆幸,这亏得不是自己儿子找的女朋友,否则她定不会笑脸相迎。

    唐丽不明儿子为何与舞女出双入对,问清后才知方清影暂且兼职侦探助手。

    “你既然认识方小姐,何苦瞒着?我和溪兰还猜想这回献儿被哪个女子迷住了。今日一见,还真是俏丽的时髦姑娘。”

    “我也是刚知道她和表弟的关系。”柳云堂了解母亲性格,不问出个天翻地覆她誓不罢休。再问下去,侦探和助手的日常怕是会蒙上一层浪漫悬疑色彩,成为家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传到于虹婷耳中,引起不必要的猜忌。

    唐丽已经开始疑神疑鬼,她纳闷儿子一直没有找助手,只雇了位秘书。现在身边忽然多出个舞场风姿女陪伴左右,这里面究竟几层含义?

    分手后,蒋溪兰架不住婆婆追问,将自己与方清影相识的经过老老实实陈述一番。

    “我挺喜欢她,我看云堂对她也很好。”

    唐丽则有自己的想法:“你看她打扮得多漂亮,身上香得蜜蜂都能招来。她的人品一时难断,不过出入舞场的女子,今天陪你笑,明天陪别人哭,有几人清白纯良?都是些有手段的人,我是怕云堂心软,上当受骗,被她挟住,吃大亏!”

    “每家有每家的难处,她也是可怜人,多是身不由己。既然是云堂的朋友,我们应该多体谅、多帮助。”

    “你太善良!再黑的东西在你眼里也是白的。多个心眼儿,没坏处!雨文最近经常晚归,你为人妻,该管的管,该问的问,不能太惯着他。”

    蒋溪兰在旁应和,不多言语,一笑置之。

    柳云堂和方清影坐在龙凤楼的隔间里风卷残云。

    两个人点了一桌子菜,根本吃不完。方清影边吃边乐,幸福感爆棚。柳云堂默默吃着,竟出人意料地夹了一块肉放到方清影的碗里。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搞得方清影有些羞涩,她抬眼看看柳云堂,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心里美滋滋,一脸疲倦也慢慢消散。

    跟着柳少爷吃香喝辣,人生爽快,她越发觉出这个男人是宝藏,越挖越欣喜。

    拎上打包饭菜,柳云堂准备结账,一摸口袋,差点痉挛。

    他的钱包昨天给了“臭无赖”,刚才在医院上药的钱还没付,兴冲冲进店吃饭,把兜里无钱这件事忘到脑后。方清影包里也不剩分文,两人处境窘迫,丢人现眼,想钻地缝,地缝都不愿收他们。

    “没带钱?”伙计见他们点的全是镇店名菜,以为二人多金,不想是空着手来的。

    “二位,本店不许赊账,你们找人来送钱吧。电话在那边,我带路!”说着,引他们去打电话。

    柳云堂拿起话筒打去侦探社,告诉秘书办公桌抽屉里有钱包,叫她速来饭馆。

    不多时,何小元匆匆赶来。她梳着短发,画着淡妆,穿了身奶黄色旗袍,一双忧郁的杏眼成了这冷美人的点睛之笔。

    她生性内向,少言寡语,从她平静的脸上很难看出情绪波动。方清影感觉她就像是古画中的少女,清新脱俗,却带有抹之不去的距离感。

    付过钱,三人从店里出来,何小元憋了半天才敢开口:“柳哥,我想请假。今早我离家出走,不找到住处,晚上就要露宿街头了。”

    “离家出走?”柳云堂诧异。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平日里大气都不喘的小姑娘居然也有刚强一面。

    她此次离家,事出有因。早年父亲病故,母亲带她改嫁到何家。何家父亲喜欢她母亲,却向来对她不好。从小到大,她想从继父那里得到一句赞美,比到江里徒手捞鱼还难。

    继父有个儿子,比她大两岁,小时候两人还能玩到一处,长大后这个哥哥也开始瞧她不顺眼,生活中时常冷言相待,鸡蛋里挑骨头,以至她在家中异常压抑,仅能从母亲那里获取一丝慰藉。

    可惜母亲病逝,这个家再没有温暖可言。继父和哥哥对她更加排斥,见了她就跟见了癞蛤蟆似的。明明一个标致的好姑娘,平白无故遭受白眼,这种凄苦不公的待遇叫她早有离家之心。

    “这几天,父亲和哥哥突然对我态度极好,本以为他们良心发现,谁知昨晚我听到他们在房中偷偷议论,要把我嫁出去。”

    柳云堂听后笑言:“姑娘大了,自然要出嫁。我呢,一定给你包个大红包!”

    何小元有些急了,声音抬高八度:“那你知道,他们要把我嫁给谁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