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只是个匠人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又是二合一章节

第四百九十二章 又是二合一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距离星城一两百公里处的地方出现了沉雷级修炼者的气势,这些巨佬们自然没有不去查看一番的道理。

    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隆重的一次围观了,不是说围观人数有多少,关键在于围观者的分量——可以说,全世界战力最强的几十个人大都汇聚于此!

    这就让华夏的空管部分伤透脑筋了:本来他们就要为防止普通人看见在天上飞的高级修炼者而规划航线,这会儿直接飞出来这么多尊大神……

    还能怎么办?除了大面积的航空管制以外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么?于是,湘、鄂两省的各机场里一片怨声载道。

    ……

    “气势是从那边传来的。”“走,咱倒要看看是哪位道友在此‘渡劫’。”“这人可算赶上了,这么多沉雷级帮他庆祝,前面咱百年大寿时也不见得有这么热闹啊!”“很想看看他一会儿作何反应,哈哈。”……

    “这就是沉雷级的感觉么?”宗冥终于未能免俗,发出了和其它网文主角一样中二的进阶标语:“这种感觉……真是爽啊!”

    “妈耶,这是什么?!”盘膝坐在地上的宗冥正准备起身,看了下自己身上那层白色油脂状分泌物,一屁股又坐下了。

    “有色无味,黏糊糊的,这种感觉很不爽啊!”宗冥扯了下衣服确认身上这件用来遮体的纺织物得到了“雨露均沾”只能扔掉了:“不对劲啊,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毛孔喷粪,呸,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洗筋伐髓?!”

    洗筋伐髓,俗称“毛孔排泄”,是修行中筑基极少数根器好的才会遇到的情况。中脉通大部分后,督脉以及龙虎二脉将脑脊液顶出流入咽喉数小时后然后脊柱液体再次充满脑部肾脏和液体充满脊柱生殖器缩小然后身体真气运行打通……在身体内部的高压作用下,体内的废物只好通过表皮排出,自此,修行者会感觉得到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这应该是华夏修炼小说设定的一大特色了,俗话说的好:没用毛孔排过泄的主角是无法变强的。最初说出这句话的人仿佛是发现了真理……

    不过宗冥的毛孔排——洗筋伐髓与一般的情况不同,别人搞完一系列流程后会感觉身上充斥着一股恶臭、皮肤上附着了一些黑糊糊的恶心东西,衣服也会有一股馊味;

    而宗冥呢?他身上虽然也是黏糊糊的,但排出的废物却是白色的、有点像是脂肪,也没有异味。至于衣服……反正是不能再穿了,有没有挽救的机会也无关紧要了。

    这是洗筋伐髓吧?宗冥自己也不敢确定,因为在他想来,洗筋伐髓是低阶修炼者才要经历的,而作为沉雷级巨佬,现在的他已经是地球上最迪奥的一批修炼者之一了,这时候再搞洗筋伐髓这一套,完全不符合他的身份啊!

    宗冥皱了皱眉头,把身子一甩,沉雷级的体质使得他甩动身体时弄出了残影,一瞬间的功夫就把那些白色废物甩了个干净。

    宗冥当然不至于没察觉到外面那些沉雷级强者的驾临,只不过因为要处理那些排出物的缘故还没心思去同他们打交道。这会儿处理完毕了,自然就该出场亮相了。

    其实这会儿来的人绝大多数是见过宗冥的,不过真正认识他的并不多:这不是因为那轮椅精的缘故会议临时取消了嘛,第一个上台发言的是*同志,他排在后面,正好就没轮的上……

    老实说,这世道还挺有意思的。在此之前宗冥一直是以瞻仰的眼光看这些巨佬的,为了上台作报告的事儿不知做了多少准备;这会儿再见时却可以平辈相称了,什么“前辈”啊、“老”之类的称呼也成了客气用语,等到明儿个开会时他就不叫“作报告”了,可以改为上台阐述观点——姿态高度的变化可见一斑。

    当然了,修为的变化会引发心态的变化,只是二者并不是同步的,后者相较于前者无疑是后知后觉的。宗冥站起身来正打算往外走去,穆然又愣住了:咱到底该如何表现?

    就好比某大学的学生毕业了、在治学方面闯出了偌大的名头,再度回归母校时面对曾经教过自己的讲师、教授们,姿态依旧会放得很低一样。宗冥现在就好比是这种情况,不至于因为自己搞出了不小的成就就膨胀了、连“老师好”都懒得叫一声。

    “恭喜道友突破天关,从此修炼之路任驰骋!”就在宗冥纠结该如何打招呼时,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哦?这不是赵老吗?

    “不知庙里是哪位道友,可否出来与我等一叙?”帝都spc几大元老中的一位也发话道。

    “赵老前辈~是我!我是宗冥啊!”宗冥到底是没能抖威风。

    “宗冥?!”赵元佑愣了一下,露出了惊骇的表情:“是你进阶了沉雷级?”

    “正是在下。”宗冥平复了一下心情,从破庙里走出来:“诸位前辈大家好,我是宗冥,请多关照。”

    赵元佑:“……”

    姬无且:“……”

    一众沉雷级:“……”

    ————————————————

    “想不到这位新晋沉雷级强者居然如此年轻!”一名大胡子的外国人大吃一惊。

    “我的上帝,这简直太难以置信了!他看起来就像个大学生。”一个神父打扮的歪果仁也惊叹道。

    “我猜这位先生的年龄肯定不到50岁。”一个略显老态的女性修炼者向周围的人道。

    “我猜他实际年龄还不到40岁。”旁边的男性修炼者斩钉截铁的说,“上帝啊,这怎么可能呢?”

    ……

    果然,人们对天才的关注点除了修为就是年龄,虽说有很多曾经的绝世天才目前已经被剥夺了天才称号,然而并不是被谁谁谁剥夺的,能剥夺其称号的只有时间。只要年龄上去了,不管其有多惊才绝艳都不会再被人称“天才”了,正如男性过了十八岁就很难被别人夸“可爱”一个道理。

    然而,宗冥这个情况并不适用于该论断:倘若某个人还不到而立之年就进阶到了沉雷级,那么“绝世天才”的称号将伴随他一生。这份资质、这成就,怎么吹都不为过啊!

    即使是在他年老的时候,他的朋友向别人介绍起他来都会加上一句“他可是二十岁出头就有沉雷级修为的狠人啊!”,然后他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别人的膜拜与赞美……

    二十岁出头的沉雷级是个什么概念?就算从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过是二十年的修炼时间。而目前进阶沉雷级年龄最小的记录由姬无且保持,宗冥一下子将这个记录刷新了四十年!

    在别的修炼者才刚起步的时候,宗冥就几乎抵达了终点,而且他还不是“一出生就在罗马”那种情况,他有如今的成就完全是自己凭本事刷出来的!

    “诸位冷静一下,我给大家介绍。”姬无且挥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他平复来一下心情,朗声道:“这位新晋沉雷级修炼者就是我们星城spc的绝世天才宗冥,他还只有21岁!”

    “什么?”“这怎么可能!”“我不信!”……一群人都炸了锅。

    “宗冥~宗冥先生就是咱们沉雷级会议的二号主讲人,只是上回因为场地被破坏的缘故没能亮相,不过想必在场的一些朋友已经见过他了。”姬无且道:“我可以以我的修炼生涯发誓,宗冥先生确实只有21岁。他是个天才,绝世天才!全世界进阶惊海级年龄最小者也是他。”

    “哦!上帝,这太不可思议了!”“甘道夫”感叹道:“我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希望,或许我们应对异世界危机并非那么乏力。”

    “这种事交给我来办就行了,不要把宗冥扯进来。”一直隐藏在暗处的老爷子闻言终于坐不住了,不待大家看清楚他的踪影,他自己出现在了“甘道夫”面前。

    “是宗阎先生!”“宗阎老前辈好!”“宗老前辈您怎么会在这?”……由此可见老爷子在修炼界的人气,他一现身,在场的所有巨佬们纷纷打招呼、行礼。

    “宗阎先生,你和这位宗冥小兄弟……莫不是父子关系?”“甘道夫”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老爷子愣了一下,突然想到二者都姓宗,不由得猜测道。

    “我能有这么年轻的儿子?这是我孙子!”老爷子都快被气乐了:“我跟你说,我绝不同意你刚才的想法!”

    “宗阎先生你听我说,以你孙子的修炼速度和天资,我觉得他完全可以担负起这份伟大的使命——”

    “使命呢!”宗阎“口吐芬芳”:“我说了,不要把他扯进来,这是劳资的事,跟他无关!”

    不知活了多少个年头、胡子比头发还长得多的“甘道夫”愣了:在他的印象中还从来没有见过宗阎像如今这样歇斯底里,一时也不敢再劝说了。

    事实上,如果说宗阎是华夏资格最老、修为最高、实力最强的修炼者的话,“甘道夫”就是西方最强的,二者是老朋友了。

    众所周知,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是“华夏”,一个是“外国”。而华夏最强者宗阎和外国最强者“甘道夫”可以视为人类战力的“两极”,如果说要找个能抗起反抗“鱼塘主”大旗的人物,这两人是首当其冲的。

    “宗阎先生,你先冷静下来,这个事情我们好好说一说。”“甘道夫”整理了一下帽檐道。

    “我冷静不了!我就把话摆在这了,抵御异世界老怪物的事与宗冥无关!这是我的事!谁要是敢把不相关的人牵扯进来,别怪老子翻脸!”宗阎此时的样子看起来好像一头择人而食的凶兽。

    “宗前辈您别急,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身为“地头蛇”的姬无且不得不硬着头皮出来打圆场。

    “哼!”宗阎:

    “大家都在这站着也不是个事儿啊,都回去吧,到了会议室再慢慢商量。”这时候就体现出了赵元佑的“公关”能力,他开始指挥大家撤退了。

    “今天本来是个好日子,没必要把气氛搞得这么僵不是?”赵元佑小心翼翼的飞到宗阎身边劝道:“先跟我们回宾馆,宗冥进阶沉雷级了这是天大的好事啊!总得举办一个庆祝仪式之类的吧?我要是您啊,这会儿都恨不得昭告天下了。”

    “孙賊儿,你的意思呢?”宗阎想了想,转过头去问宗冥道。

    宗冥:?我咋感觉这句话像是在骂人呢?

    因为老爷子这会儿反常的表现,宗冥也有点摸不清头脑,只得乖乖道:“咱们还是先去宾馆吧,有什么事大家好好说嘛。修为进阶这事的喜庆程度可不应该比生日宴会低才对,该讲的排场还是要讲的嘛。”

    “那行吧,走着。”宗阎甩下一句话后开动马力朝着那几个先行撤退的修炼者追去。

    “……我爷爷这是怎么回事?”待到老爷子飞远了,宗冥才一脸懵的问赵元佑说。

    “这事儿吧,我猜也能猜得到。”赵元佑看了一圈确定“甘道夫”也已经不在原地了,解释道:“无非就是担心你的安危嘛,梅森前辈应该是看你修为进阶如此之快,想让你担起更多的责任来,但你爷爷肯定不同意啊,换做是我我也不同意,所以就……哦,对了,你知道梅森前辈说的那个‘使命’是什么意思吗?我猜你应该不知道,这是我们这些沉雷级才——”

    “我知道。”宗冥平静的说,“我不仅知道,而且知道的肯定比你们多。”

    “你看我这脑子,”赵元佑笑道:“你好歹也是操纵傀儡在异世界里混了这么久的人,你怎么可能不知道点内情?”

    “我指的不是这个。”宗冥摇摇头,“我说的是异世界里的万年级老怪物,就是额头上长角、穿一身外骨骼套装的那个,它在空间门附近的所作所为都被我看到了。”

    赵元佑:?!

    ……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