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大汉 > 第436章 布局

第436章 布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听到周勃的这番话,周亚夫先是沉思片刻后,然后摇了摇头道:“我与陛下相知相识,我能有今日全赖陛下的提携,我不相信陛下会是父亲口中这样的人!”

    对于周亚夫的回答,周勃顿时不无的苦笑一声,自己的儿子还是太嫩了!这样的话当初一代兵神韩信也曾说过,可是结果呢?

    韩信在侍奉项羽的时候,官不过郎中,言不听,计不用。归汉之后,汉王授他上将军的印信,给他人马,脱下他身上的衣服给韩信穿,甚至把好食物也分让给他吃,言听计用。

    可是结果呢,虽然韩信为刘邦平定天下立下了十大功劳,高祖皇帝允诺他五不死,见天不死、见地不死、见光不死、见血不死、见铁不死之免死金牌。可就是如此,在传出韩信将叛的消息时,吕后、萧何第一时间将他骗到长乐钟室,将韩信抓住后吊了起来再盖上白布,让宫女们乱棍打死,或许这便是兑现高祖皇帝允诺的“五不死”吧。

    周勃在这件事情上自是没有继续坚持下去,他末了不无的叹了一口气道:“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寄期望你能早日看清吧!朝堂政事绝不会江湖上的打打杀杀,要有足够的谋虑才能走下去的!”

    周亚夫闻言后,默然的点了点头道:“父亲教训的话,孩儿自当谨记在心!”

    听到周亚夫这话,绛侯周勃自是没有继续言说下去了,而是换个话题问道:“陛下有意南伐荆楚,你如今训练北军,训练的怎么样了!”

    周亚夫顿时自信满满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周勃知道自己儿子的秉性,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想必已然是成竹在胸了!他点了点头道:“这就好,此番南下伐楚对我大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若是稍有失利的话,陛下一统天下的大业必然会受到影响的!”

    周亚夫重重的点了点头道:“父亲的话,孩儿自是记在心上的,不敢有丝毫大意的!”

    ……

    皇宫之内!

    秦丰来到倾颜的寝宫内,看着她正端详着一纸文书,也没有多想什么,就直接的问声道:“倾颜,你还记得当初留侯给你的那份画轴?”

    一听到秦丰的话,倾颜立即将手中的东西放下,脸色上带有一丝的紧张!然后她深吸一口气道:“陛下何故找寻这东西呢?”

    秦丰这个时候,神情完全关注在画轴上的事情,对于倾颜的异样自是没有察觉!他浅然一笑道:“那副画轴乃是一副双—修图,我直到现在才明白,所以想拿过来,细细端详一番的!”

    听到这番解释后,倾颜点了点头道:“如此说来的话,卫姑娘的身体有救了!”

    秦丰点了点头,然后就看到倾颜转身来到自己的床榻处,从里面缓缓抽出画轴,细细端详一番之后,这才的递给秦丰!

    秦丰见状后,不无的浅笑一声道:“这样的宝贝,竟然被我们放在这里,当真是有些暴殄天物啊!”

    倾颜看着秦丰道:“希望殿下这一次能够如愿以偿,治好卫妹妹的伤势!”

    秦丰点了点头道:“承你吉言了,我先过去看看,等有时间在过来找你!”

    “恩,陛下慢走!”

    秦丰这边刚刚的从着倾颜的寝宫内离开,倾颜就立即褪下身上的服饰,向着宫外面走去……

    秦丰自然不知道这些事情,他此刻一心扑在为卫薇疗伤的事情上,别的事情他自然是不甚上心的!

    看到秦丰手里拿来的画轴,林楚楚不免微微惊愕道:“难道这里面的就是?”

    秦丰浅然一笑道:“我也不知道,所以才让你们来辨别真假的!”

    秦丰缓缓的摊开画轴,当里面的图画跃入人眼球的时候,林楚楚与卫薇顿时脸色一红,嗔道:“这……你让我们看的是什么混账东西?”

    秦丰对此倒是不以为意道:“这是什么话,当初孔圣人还说过这样的话呢?食色,性也!怎么到你们嘴里就变成如此不堪的事情了?”

    若论口才的话,十个林楚楚、卫薇也不是秦丰的对手!因此,她们两人自是知趣的没有出言驳斥!

    林楚楚强按下心中的羞涩,然后洗洗端详着里面的内容,突然的她惊呼一声道:“这……可能真的是呢?”

    听到这话后,秦丰与着卫薇里面凑身过来,一探究竟!卫薇此刻更是激动万分,若是能够活下去,谁愿意死去呢,希望林楚楚给自己的这个希望不是空穴来风!

    秦丰这个时候,也十分激动的问声道:“楚楚,你怎么知道这是真的呢?”

    林楚楚白了秦丰一眼,但这副姿态更是让人看起来怜爱不已,她立即解释声道:“你看二十四副图,每一幅上都有运功的路线,还有,这里是人体上的经脉!应该错不了的!”

    秦丰听到这话后,立即回过头来看着卫薇道:“看来,上天也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你有救了!”

    卫薇这个时候还不敢相信,如梦似幻!前几天自己还在为自己流逝的生命而悲呦不已,没想到今日就找寻到救治的方法,她生怕这是一场梦,醒来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林楚楚收起画卷道:“卫妹妹,你与我一样都是习武之人,里面上的招式你自是明白,切记在与陛下疗伤的时候,心中断然不能有欲望,否则一切定然会前功尽弃的!”

    人为气旋,有些东西自是玄之又玄的!卫薇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姐姐!”

    林楚楚点了点头然后就直接的起身离开,房间内留下着卫薇与秦丰两人,旖旎的氛围顿时弥漫在这里!

    “咳,我需要准备些什么?”

    卫薇本来波澜不惊的脸色,听到这话后,顿时变得羞红起来,准备什么?这种事情,不就需要个人吗,还能需要什么?

    卫薇轻咬朱唇,然后褪下身上的衣服,拉着秦丰的手直接走到床榻之上,缓缓拉上珠帘……

    ……

    面对着虎视眈眈的大汉,荆楚方面自是不甘示弱!楚帝赵佗如今沉迷于追求长生,因此在政务上的事情自是依赖于太子赵昕了!

    至于这是不是他自愿的,这已经无从所知了!只知道的是,在大公子以太子之位监国前,二公子赵曙已经被封为秦王前赴姑苏城!

    太子东宫府邸内,屈杰、公孙胜才两位才子如今正是大展宏图之时刻,他们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道:“太子殿下,赵都督之前为水师都督的时候,鲜有败绩,可谓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如今却处处受人掣肘,难免让人有所怀疑啊!”

    听到这话后,赵昕微抬起头道:“有什么想说的,就明说,不要藏着掖着的!”

    屈杰闻言后,立即上前道:“太子殿下,今日城中可是有传言说,赵都督之所以屡战屡败,乃是因为给大汉方面在做交易!如今看来,不得不防啊!”

    听到这话的时候,赵昕立即摇着头笑道:“你们不了解赵慕雨,但我却十分的了解他!以他的为人,断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如今正值乱世,北边的大汉随时都有可能南下,传出这个消息的人,其心可诛啊!”

    公孙胜才点了点头道:“殿下,我最初也是跟你一样想的,可是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要向你禀明,我不吐不快啊!”

    赵昕惊讶一声道:“哦,什么事情能让公孙先生如此放在心上呢,我当是要好生的听闻下这个消息呢!”

    公孙胜才叹了一口气道:“殿下,当初你布置下天罗地网,可是秦丰还是从你的眼皮下逃走了,你知道是为什么呢?”

    一说到这里,太子赵昕自是岔怒不已,此事若是成的话,焉能有今日之事?

    看着太子殿下盯视着自己,公孙胜才不无的据实讲道:“当初吴王秦丰之所以能够逃走,全赖赵慕雨都督相助,他才能逃脱的!”

    听到这话,太子赵昕先是一愣,旋即就摇着头道:“不可能,那个时候赵慕雨远在姑苏城,就算他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能力伸手到此的!”

    赵昕能够登上太子之位,与他自身的能力密切相关,他可不是什么庸庸碌碌之辈的!面对着公孙胜才的这番话,他立即的指出其中的破绽!

    公孙胜才既然敢说出这样的话,自然是证据确凿的!他当即出言解释道:“太子殿下,事情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秦丰让卫薇国师以假乱真后,就逃出京城,那时候他并没有北上,反倒是东去!”

    听到这话后,赵昕立即的反应过来了!他说怎么当初在北地的沿江口岸上布置了那么多的兵士最后都了无音信,没想到问题是出在这点上了!

    “说下去!”话既然说到这里,赵昕自是不会听到一半就随他而去,就算是赵慕雨是自己的表兄,他也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

    公孙胜才点了点头,继续开口声道:“吴王秦丰兜兜转转自是来到了姑苏城,那里有着通往北方的出海码头!赵慕雨都督曾在城守府内单独见面过吴王,至于中间说了什么无从而知,但结果是吴王顺利的从我们的眼皮下逃走了!”

    赵昕听闻这话后,盯视着公孙胜才道:“既然这消息这么隐蔽,那么……先生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公孙胜才当即浅笑一声道:“殿下,这天底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既然都督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那必然是要被人所知的!那晚城守府值班的卫士自是看到了这一切,前几日因为他犯了错误被投入监狱,他为了活命所以就出卖了这个消息!”

    赵昕听到这话的时候,对于公孙胜才的话自是深信不疑!这……所有的一切不像是有人凭空捏造的,事实就摆在眼前,胜于雄辩啊!

    沉咛片刻后,太子赵昕不无的叹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屈杰道:“陛下,此事首先不可声张出去,以免迫使赵慕雨狗急跳墙!其次,陛下应该将赵慕雨召回京城,由他掌握兵权,我担心他会……”

    有些话,不必说的那么直白,大家都明白的!赵昕在与自己弟弟争权夺利这么多年,自是明白其中的后果的,输掉的哪一方的下场,完全将由胜利者掌控,他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太子赵昕想了下道:“我才刚任命他为水师大都督没有多长时间,我该寻什么理由将他召回来呢!”

    确实,若是没有个正当的理由就将前线的大将军召回来的话,这定然会引起他的警惕的!

    公孙胜才眉宇微皱,想了片刻后道:“殿下,马上临至春节,皇后娘娘对大将军的感情宛若母子,何不以此为由,以殿下个人的名义招他回来,祭奠皇后娘娘呢!”

    这公孙胜才口中的皇后娘娘乃是太子赵昕的母亲,赵慕雨本是赵昕母亲的侄儿!因为自己弟弟当初在南征岭南之时,为了保护赵佗而死的,因此她把赵慕雨抚养成人,并改为赵姓!

    公孙胜才所说的法子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相反每年赵慕雨也确实来为自己母亲上香缅怀,感念他的养育之恩,着实是个好主意!

    不过,赵昕想了下后还是说出自己的顾忌道:“若是赵慕雨收到信回来,我把他收监在牢的话,此事若是传出去的话,手段不免有些不齿啊!”

    当听到赵昕是因为这而顾虑,屈杰立即劝声道:“殿下,胜者王侯败者寇!史书中的记载,宛若青楼中任人调戏的花娘一般,只要你是胜利者,你就能改变一切!赵慕雨如今为我荆楚的水师都督,手里掌握着十万兵马,而且他节制江北之地这么多年,门客手下遍布各地,若是他真有心与吴王秦丰勾搭的话,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啊,殿下!”

    面对这样的情况,赵昕终于下定决心道:“就按两位先生的意思办吧!”

    ……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