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封神之武吉传 > 第八十二章

第八十二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广成子装模作样大费周章,好容易借来了五方旗中的其中之四,交给燃灯道人一并发落。燃灯道人掐定时辰算定方位,居中点将道:

    “烦请文殊道友将青莲宝色旗往西岐山震地驻札,武吉用离地焰光旗在岐山离地驻札。中央戊己由贫道镇守,西方聚仙旗须得武王亲自驻札。”

    姜子牙点点头也跟着击鼓聚将,他令黄飞虎领兵居中冲击张山辕门,令邓九公冲左粮道门,令南宫适冲右粮道门;又点哪吒、杨戬在左路,韦护、雷震子在右路,黄天化在后军压阵。金吒木吒李靖父子三人掠阵,随时待命。

    武吉领命往指定地点驻扎,玄都大法师不在大帐坐着,就跟在武吉身后也到了山上。

    他伸手在武吉面前画了一个圈,施展镜花水月之术将战场中的情形映照在武吉面前:

    “圣人老爷有命,要你看着这殷郊。”

    武吉认真看去,殷商大帐正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夜袭而乱成一团,殷郊从睡梦中被惊醒,一见大营中已经烧成一片火海心里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不由得大怒道:

    “竖子敢尓!”

    只见他一声怒吼,当即显出三目三头六臂的法相,方天画戟、番天印、落魂钟、雌雄剑一齐挥动直接杀入了人群之中。

    殷郊本就厉害又有法宝在手,凡人哪里是他的对手?他在大军之中左冲右突,如秋风扫落叶似的无人能挡,因此战场上只要他在的地方就立刻会卷起一阵血肉旋风,杀得西周将士连连后退。

    “殷郊小儿休要猖狂!”

    哪吒、殷郊、雷震子坐不住了,立刻冲了上来与殷郊战成一团。

    殷郊凛然不惧:“无耻小人!我殷郊堂堂成汤大王子在此,谁敢上来受死!”

    殷郊本就生得身材高大,这一怒吼又似龙吟虎啸声如洪钟,再加上他这铁塔似的法身,当真是魔神临凡威震三军!

    哪吒三人分三面去战殷郊,毫不留手地纷纷施展起各自的神通、法宝、法相。

    但以一敌三之下,殷郊竟然还能立于不败之地,并且越战越勇,当真是令人赞叹!

    “是我小看了这殷郊了!”

    武吉眉头一皱,没想到殷郊比他想的还要强。

    虽然殷郊的实力离广成子还有十万八千里,但面对哪吒、雷震子、杨戬,这三个阐教三代的翘楚、日后威震三界的三尊大神,这殷郊居然还能打出这种局面当真是十分了不起。哪吒、杨戬、雷震子是什么出身?享受的又是什么修炼条件?

    这殷郊虽说是成汤的大王子,但说白了就是一介凡人,又是被广成子当成替死鬼来培养的,这待遇跟那三人比简直天差地别。

    但就是处在这样天堑一般的逆境待遇之下殷郊还能硬生生成长到这个地步,这其中所付出的努力和隐忍,绝对要超乎武吉的想象!

    武吉平心而论如果自己不是穿越者的身份,这样的条件下要想达到这般实力,他是想都不敢想!

    “太清圣人要我掌这离地焰光旗,难道就是要告诉我最近有些自满了,虽然现在看着威风,但如果不继续潜心发奋,迟早也会跟这殷郊落得一样的结局?”

    玄都法师摇摇头:

    “圣人栽培你自然是日后有用得着你的地方,你发奋修炼本是分内之事不必多加提醒,你且继续看下去。”

    武吉有些不解,但还是乖乖听话接着去看殷郊。

    只见那殷郊虽然勇武,但毕竟也只是一人之力,终究难以挽回颓唐的战局。

    他很想从四人的战团中抽身出去,可他手上的法宝却始终全被三人克制地死死的:

    雌雄剑一出,雷震子风雷双翅一展施展一气风雷击直接将其劈回;落魂钟起,哪吒这莲花化身又完全不惧;即便是打出最厉害的番天印,杨戬这八九玄功练就的强横肉身迎着就上去挡住,根本就毫发无伤。

    眼见得自己身边的将士越来越少,西周的众将越围越多,就连自己的两个心腹大将张山、李锦也都已经阵亡,殷郊心头立刻萌生退意。

    “去!”

    只见他把落魂钟祭在空中重重一击,荡开的法力令在场的众人全都为之一晃手底发软;紧接着又将番天印打出,碾着西周将士的血肉硬生生排出一条生路,立刻夺路而逃。

    哪吒正要追击,杨戬把手一拦:

    “你打不过他!燃灯老师自有安排,咱们只管打扫战场,他今天别想活着离开。”

    “便宜他了!”

    哪吒一听这才打消了追击的念头,恨恨地转过头去。

    ……

    殷郊大败而归,一路上收拢了些残兵败卒,沿着岐山小路默默前行。

    打了一夜的败仗,如今天色终于开始有些蒙蒙亮。

    殷郊一直骑着战马低头不语,这时才抬头看天,眼见得这遮天的夜幕终于要被如剑刃一般的阳光刺破,殷郊低沉的心情总算是平复了一些,他抬起灰尘满面的脸,心中默念:

    “大丈夫能屈能伸,何妨一败?待我回了朝歌再跟父王借十万兵马,届时便能像这朝阳一般再度冉冉升起,撕碎一切眼前之敌!”

    殷郊刚要稍稍振作心情,忽然“滴答”几声脸上落了几滴雨滴,紧接着刚刚冒出一丝光明的天上立刻又集结了重重乌云,将那刚刚露面的太阳又遮了去。

    淅沥的雨水打在殷郊刚刚又扬起信心的脸上,和着昨晚留下的灰尘把他弄得灰头土脸,看着愈发地狼狈;身上残破的盔甲更是被雨冲刷得噗噗作响,声音好似野兽受伤后发出的呜咽。

    身后,那些伤兵残兵本就士气低落,被这清晨的一盆雨浇到伤口,发作更加疼痛,立刻又哭成了一片,直哭得殷郊心头乱成一团:

    “莫非真是天要亡我?不!我不信!”

    殷郊伸手抹了一把脸,挥鞭一打马背,立刻跃马向前沿着山路冲了起来。

    眼看就要冲出岐山东面,却见东面天空中立着一个他十分熟悉的身影:

    “文殊广法天尊!”

    文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冷言冷语地说道:

    “殷郊,此路不通,你还是回去罢!”

    殷郊大怒,眼见得就要逃出生天,他怎么可能被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吓了回去?

    “看法宝!”

    殷郊直接将番天印祭起,毫不客气地照着文殊的脑门打了过去!

    “着!”

    文殊早知道会是这样,于是直接把手一扬祭起青莲宝色旗,只见这宝贝一出立刻白气悬空金光万道,一颗舍利子浮在半空,挡着那番天印让它根本打不下来。

    番天印是殷郊手里最强的法宝,眼见得这法宝连落都落不下去,殷郊心里就知道大事不妙,立即收起法宝调转马头,又朝南面跑去。

    文殊也不追他,只是收了宝旗在原地闭目养神。

    “来了!”

    守在南面武吉站起身来,山涧中一阵马蹄慌乱,殷郊朝着他这边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