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金枝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女仙

第二百九十九章 女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农门金枝村里有个小福星第二百九十九章女仙接下来,萧琼枝和周美杏,并排坐在书房里,仔细翻看《悦仙》上的故事。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翻看到第九十九页,才看到了“上天入地惟一我,”,“转斗移星是双邻。”这副对联。

    它是出现在一个叫《女仙传说》的小故事里。

    这个小故事,讲的是七百多年前,某一日,天空出现异象,一个女仙从独孤峰的顶上,飘然而下。

    她穿一身白色的衣裙,头上戴着极精致好看的珠宝钗环,两边额角,还贴着金黄色的花钿。

    一张细小的瓜子脸上,柳眉细长,杏眼溜圆,琼鼻秀挺,丹唇小巧,面上的神情,总是带着娇媚的浅笑。

    当时,是大雪天气,京中学院里,有数十风雅才子,恰好相约冒着大雪,到独孤峰顶上赏梅,都有幸见证了那一幕。

    不过,女仙飘到独孤峰之后,并没有理会任何人,她好奇地俯首看了下、独孤峰顶上的梅林和赏梅的风雅才子们,就轻轻用手在她身体四周一划,划出一片混沌云雾,把她的身影给藏起来不见了。

    那些看到他的风雅才子中,有几个大胆的,会点武功的,当时就跑向混沌云雾所在,试图把她给找出来。

    可混沌云雾里,白茫茫一片,看似面积不大,他们在里面转来转去,转了半天,却不仅什么也没找到,还转不出来了。

    最后,是一个叫姬荣泽的才子,想到办法。

    他让所有人把腰带和外衣、长裤都解下来,连在一起,互相牵在手里,然后,由他利用身上携带的指南针,牵着往大家前走,总算在三天后,走出了混沌云雾。

    出来后,所有人有了这么奇妙的经历,对女仙更加充满了好奇,他们不死心,在山顶靠近混沌云雾的那片梅林里,守了好几天,期望女仙再次出现。

    然而,只有女仙用手划出的那一片混沌云雾,萦绕在梅林一角,从来不散。

    女仙本人,就像凭空出现一样,自从凭空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几乎所有的才子,都感到很气馁,下山离开。

    只剩下那个叫姬荣泽的才子,没有走。

    他是当时有名的京中四才子之一,文武双全,长得非常好看,还是当时的丞相次子,以及几乎所有京中待嫁女子、心目中理想的金龟婿。

    他坚持认为女仙就躲在那团混沌云雾里,生怕离开了,就错过与女仙再次相见的机会。

    他选取梅林里面的一个亭子当家,让家里的下人请来工匠,给亭子装上用梅木做的拱形木门和雕花木窗,又做了张雕花木床。

    又让家里的下人送来帐幔、被褥、衣物和平时吃食。

    然后,他就呆在梅林里,每天弹琴、吹箫、画画、吟诗、作对、舞剑、打拳等等,总之是使尽浑身的十八般技艺,来吸引女仙再次出现。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三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

    女仙仍然再也没有出现过。

    姬泽荣的家人、以及当时跟他一起见过女仙的才子朋友们,一开始都或者还寄希望于他能再次遇到女仙,或者又等着看他的笑话,并没有人劝他下山。

    紧接着,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三年过去了。

    姬泽荣的家人,以及当时跟他一起见过女仙的才子朋友们,对女仙的出现不再抱有任何希望。

    他们有些认为女仙在划出混沌云雾以后,就离开了,还有些认为也许当时,他们是一起做了个美丽的梦,女仙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总之,大家都在反复劝姬泽荣放弃等女仙出现,下山过正常的生活。

    可姬泽荣却像魔怔了一般,坚持非要留在梅林,怎么也不肯下山。

    最终,姬泽荣的家人承受不住,他的父亲把他剔出了族谱,同时,不再为他提供任何衣食和经济来源。

    但就算这样,姬泽荣也不改初衷,继续留在独孤峰顶的梅林里,每天弹琴、吹箫、画画、吟诗、作对、舞剑、打拳等等,总之是使尽浑身的十八般技艺,来吸引女仙的再次出现。

    转眼,半载过去了,十年过去了。

    由于没有经济和衣食来源,又担心哪怕离开独孤峰顶的梅林一小会儿,也有可能错过与女仙再次相见的机会,所以,姬泽荣渐渐开始减少食量。

    他春天基本上是依靠从梅林中采集蘑菇果腹,夏天基本上是依靠吃梅树上的果子果腹,秋天基本上是依靠吃梅树上渗出来的梅胶果腹;到了冬天,就是依靠吃梅花果腹,同时喝点夏天采集梅子酿制的梅子酒御寒。

    久而久之,他成为一个地道的素食主义者,而且,因为每天坚持弹琴、吹箫、画画、吟诗、作对、舞剑、打拳等等,变得才高八斗,身轻似燕,功力卓绝,同时,还不显老。

    很多上山打柴的樵夫或者来梅林游玩的京中世家子弟或才子们,见到他的身影,都不得不赞叹一句:真是有神人之姿。

    然而,就算他已经为女仙,做到这样了,女仙依然没有出现,只有女仙用手划出的那一片混沌云雾,萦绕在梅林一角,从来不散。

    他内心无限怅惘。

    有一天,他在亭子的两个亭柱上,用剑刻下了“上天入地惟一我,”,“转斗移星是双邻。”这幅对联,又配上了“风华永茂”的横批。

    紧接着,他当着几个来梅林游玩的青年才俊、以及上山打柴后,坐在梅林里歇口气的几个樵夫的面,进入那片混沌云雾,再也没有出来过。

    大约三十年后,有几个打柴的樵夫,下午打算来梅林坐下歇口气时,意外发现,梅林里那个亭子有两个角,被人换上了水桶粗的新鲜松树杆作为柱子在支撑。

    那两个被姬泽荣用剑刻下“上天入地惟一我,”,“转斗移星是双邻。”这幅对联,又配上了“风华永茂”的横批的石柱子,居然突然不见了。

    他们感到很不可思议。

    因为,他们在逾一刻钟前,上山来独孤峰顶上砍柴,经过梅林时,明明注意到,这两个石柱子还在的。

    这才不过逾一刻钟的时间,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人不知、鬼不觉地背来水桶粗的新鲜松树杆,用来换下两个技撑亭子的大石柱子呢?

    农门金枝

    农门金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