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仙道九绝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上古之秘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上古之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仙道九绝第二百四十九章上古之秘程翎沉吟半晌,还真不敢轻易下决定。金页所传的剑法肯定最是高端,可不敢轻易使用,虽然一行人当中,都是亲信,但能不泄露,还是不想传扬开去。

    至于名剑书院所学和其他剑法,显然是看不上眼,没必要拿出来献丑。倒是自己所创的几招剑技,可以尝试一下。

    老者见他沉默,心中了然,看来这小友身上定然极大的秘密。他心神一动,程翎就消失在圆形大厅内。

    程翎只感觉眼前一黑,片刻后,就来到一处充满白色雾气笼罩的空间当中。他四周打量,根本分不清方向,剑英豪、柳轻烟等人也不见踪迹,正焦急间,一个声音传来。

    “不要怕,这只是我的意识空间,你的那些朋友还在大厅内。现在你可以展现剑法了,他们不会看到。”

    程翎心中一定,问道:“多谢前辈,为何一定要我演示剑法?”

    老者说道:“这里是剑道圣地,你们前来,自然希望得到剑道传承,我是否说错。”

    “剑道圣地?那是什么地方?”

    “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只要你的剑法能让我满意,自然会告诉你一切!”

    程翎无奈,只能说道:“那好吧,请前辈指点!”

    他最终还是决定将碧波千里剑法演示一番,飞天御剑诀无法使用,目前来说,最高端的剑法仍然是碧波千里剑法。

    双手相合,剑尖朝下,施了一个剑礼,程翎就将碧波千里剑法一招招的使了出来,从第一式落花流水、第二式逝水流年、第三式行云流水......,到最后一式镜花水月,全都使了出来。

    待使完后,收剑站立,静待老者说话。

    他不知道,整套剑法一施展,老者已是震惊莫名了。他与程翎不同,亿万年的经历,一眼就看出,整套剑法当中,每一招都蕴含着一种意境。

    分别是冰之意境、水之意境、快之意境、慢之意境、金之意境、时间意境、空间意境,这样的剑法别说剑道日渐衰弱的现在,就算全盛时期的上古时代,都是顶尖的剑法。

    只是在上古时期,许多剑道大能都没有意识到,意境感悟和剑法结合在一起,这才是剑道长盛不衰的保障。

    过了许久,老者才颤抖的问道:“这门剑法,你是从何而来?”

    程翎沉默,并不打算说出来。

    老者等了半晌后,才遗憾说道:“罢了,你既不愿明说,显然是得到某种逆天的传承。你的剑道基础十分夯实,就算是上古时代的剑修也不遑多让。”

    “不过在剑法使用上面,显然还未达到极致,整套剑法当中的意境之力,你只领悟了冰之意境、水之意境、金之意境三种,而且与剑法本身融合得并不彻底。”

    程翎一惊,他自问碧波千里剑法已是修炼到圆满,也看出其中有时间和空间意境的存在,可具体到哪一招却是看不出来,现在见老者能轻易说出,忙询道:“还请前辈赐教!”

    “你所使用的剑法第一招,蕴含冰水两种意境、第二招蕴含水之意境、第三招蕴含快之意境、第四招蕴含慢之意境、第五招

    还是水之意境,第六招蕴含金之意境,最后一招最强,蕴含了时间和空间两种意境。”

    程翎彻底震惊了,想不到这门剑法当中,竟然拥有如此多的意境,自己所理解的连其中的一半都不到,这到底是一门怎样的剑法?他不禁问道:“前辈,这门剑法是我在机缘当中获得,能否请教是何种品级?”

    “品级?这样的剑法,根本无法用品级来衡量。若是在上古时代,被人得知,一定会千方百计的前来抢夺!”

    果然,金页所传的剑法品级都是顶尖的。他原本想尝试着使用御剑术,可考虑再三,还是没有使出来,一者,这门剑法并没有修炼成功,只参悟出皮毛,另外,碧波千里剑法已是让老者如此惊讶,更高端的飞天御剑诀还是先隐藏吧!

    老者继续说道:“小友,你的剑道天赋实在惊人,虽然没有将整套剑法中的意境完全参悟,可能理解到一大半,已是十分难得。现在,我可以将一切都告诉你了。”

    程翎升起浓重的好奇之心,问道:“请前辈告知详情。”

    “这里,是上古剑道的残存之地,称为剑阁。我生长的年代,离现在不知有多少年了。只记得,那时是剑修的辉煌时代,亿万个星辰大陆几乎人人修剑,只有极少数的修道之人,选择了法术和武道。”

    “可惜天下大势,不管是什么样的时代,盛衰有时。剑道固然昌盛,也会滋生出许多的不利因素。剑修们目空一切,不仅对不修习剑道的武者不屑一顾,就连同属剑道的修行者,也是互相攻讦。”

    “当时产生了两种流派,一种完全以剑为骨,放弃一切修道法门,专精于剑、极于剑,将剑的一切都追求到了极致,甚至于将剑融入到身体灵魂当中。”

    “融入到身体灵魂当中?这怎么能做到!”程翎震惊问道。

    “他们有固定的传承,具体如何办到,我也不得而知。另外一种流派,就开明多了。他们虽然也执着于剑,但海纳百川,剑道之外,多方向发展,意境之力、阵法之力、宝器之力,甚至于兼修法术。”

    “随着两种流派的发展,分歧越来越大,极致剑道的那一派人,认为他们对剑不诚,分出了心思,不配称为剑道的传承者。而兼修的那派,则觉得极致派的人顽固不化,不会变通。”

    “剑道,本就是一门博大精深的道路,只有融合所有的优点,才能让其发扬光大,闪耀出更璀璨的光芒。而且剑,过钢易折,一味的追求极致,往往是适得其反。”

    程翎默默点头,这样的理论才合自己的脾胃,像那种追求到极致的,太苦,太累,而且成就极其有限。

    就像是一个木桶,每块木板的高度均衡,才能承载最多的水量,只有一块高到极限,其它的就成为短板,承载的水量十分有限。

    老者似乎时刻关注着程翎神情,见他点头,便说道:“看来,小友是赞同兼修那派的说法了。”

    “不错,前辈!我认为,剑道博大精深,极于剑,固然能在某一领域达到极高的境界,可本身的平衡会被打破,见识面也会变得狭窄,只有海纳百川,融合其它

    的优点,才能走得更远!”

    老者道:“你这个观点若是在那个时代说出来,绝对会被追求极致的那派人追杀。”

    程翎一笑,说道:“难道前辈未被那帮人追杀过?”

    老者哑然,想不到这小子心思如此剔透,只是语气之间的细微变化,就猜测出自己推崇的是哪种流派。

    他停顿了少许,继续说道:“这两种流派互不相服,每日都会产生争执,渐渐的,矛盾越来越大,最终达到无法化解的地步,大打出手,以验证他们心中的执念。”

    程翎一阵发晕,这上古时代的修士,也太儿戏了。就这样的问题都需要演变成全武行?还大打出手,实在是无法理解。

    老者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淡然说道:“或许你无法理解,但人类执念本就无法解释,认定的某种事情,只要坚持,就会产生观念上的矛盾。”

    程翎了然,如同宗教一般,某些宗教的教义特别执着,就像中世纪欧洲的宗教战争一般,没有道理可言。

    老者继续说道:“两派的战争越打越大,最终演变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就连他们所生存的星球都被打得支离破碎!”

    程翎震惊,失声问道:“什么?连星球都打碎了,这么说我们现在所处的星球,并不是上古时代的星球?”

    “不是的,我之前就说过,这里,只是上古剑修残存的地方。原先的星球打得粉碎,剑道两派精英损失殆尽。此时,因为长期的剑道之争,法道和武道没有受到波及,却是在稳步发展。”

    “就连一些原本修习剑道的修道之人,因为对战争的厌烦,从而投向了他们。他们的势力越来越大,而剑道日渐衰弱,到了此时,才猛然发难,法道和武道的修士联合一起,一起剿灭剑道的拥护者。”

    “更可悲的是,两派当中有许多法、武两道的内应,数场战争,或者说两派之间的矛盾,许多都是由内应挑拨起来的。直到发难之时,才露出最终的面目。”

    “剑道修士拼死抵挡,只是我消彼涨,整体实力已是大不如前,最终被法道修士从整个星域当中驱逐出去,许多都沦为流浪星空的流民,剑道文明从此一蹶不振。”

    “只有幸存下来的少数剑修,寻找到一些生命星辰,将剑道的种子延续下去,以待卷土重来。”

    “就这样,亿万年过去了,剑道的种子逐渐发芽,可法武两道都没有放弃剿灭剑道的理念,只要发现,就会集中全力绞杀。剑道文明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危如累卵。”

    程翎怅然,剑道的兴衰实在太惨烈了,先是内斗,再是外地,亿万年来,残存至今,算得上命运多舛。

    他问道:“前辈,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老者的声音略显激动,说道:“我在此地等待了亿万年,也曾见过许多天赋奇佳的修道之士,只是他们都有各种缺陷,有些剑道天赋不强,有些少了些许谋略,走不到此地。”

    “亿万年来,我残存的灵魂日渐衰弱,已是坚持不了多久了。幸好,让我遇见了你。而你,就是复兴剑道文明的希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