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剑三,冬雨凉

第一百一十一章 剑三,冬雨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些关于剑的画面开始在宁十的心神灵海中排列组合,重叠相连,画面交织成一条条线,线又溶固成剑心。

    宁十盯着这些画面,安安静静,目不转睛的盯着,然后举起手,轻轻拨弄画面的边缘,这些可都是姑姑的记忆啊。他第一次如此真切的窥探姑姑的一生,原来真的是只有剑呢。

    梦境迷离。

    闭眼是天黑,睁眼星光灿烂。

    三十六孕穴的中心线上多出了一柄透明的小剑,剑心通透,通体赤红。二境信剑可走两条路,一条孕穴,一条修剑心、凝剑品。

    宁十在上一次梦见姑姑的时候开了孕穴三十六,这一次梦见姑姑又凝了剑心。

    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品剑心,已算是入了第一品。

    这种感觉很美,很震感,他甚至觉得夜空中的星辰都与身体里的剑心有了联系。

    这时候,宁十依然是保持着怀抱木匣的姿势,闭着双眼,物我两忘。整座长乐客栈大堂里的尘埃仿佛遇到了吸铁磁,唰的一下就荡到半空之中,肉眼无法看到的剑气,缠绕着这些尘埃缓慢旋转。

    尘埃,宛若舞动的飞蛾。

    夜已深。

    有人睡的沉,自然有人睡的轻。

    春夜是第一个睁开眼的,猛地直起身子,看向宁十所在的房间,喃喃自语:“好浓郁的剑气!开了三十六孕穴,还要凝剑心铸剑品。记得族里的长老们说过,这条路可不好走啊,要不要去劝劝宁哥哥?”

    朱雀门是整座神都最高的门,石柱上趴着一只瘸腿儿的肥猫,本来是在打盹儿,可头顶的星光忽然亮了亮,一道不算太强的无形剑气刺透一间客栈,刺向苍穹。

    肥猫有些意外,它认得那气息:“出自一个少年,很不错的剑修,很有天赋。”

    喵了一声,猫尾巴骚了骚胡须,肥猫耐不住性子,顺着屋檐就渡了过去:“这么好的苗子,不能让洛阳城的牛鬼蛇神骚扰,馄饨做的那么好吃,肯定不是坏人,坏人可引不来星光。”

    而且肥猫颇有些佩服:“二境就敢孕穴与剑品双修,不是傻就是极度的自信,放着坦途不走,非要一路荆棘,自己给自己找虐。”

    梦醒时分。

    画终于到了尾声。

    承载孟八九记忆的木匣子忽然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

    那把宁十亲自刻的木剑,跟着这震颤抖动,铁木做的剑身已经有了不少缺口,越震缺口越大,终于震成了碎片。

    木匣子也开始肢解,每一块碎木都漂浮在半空之中,铁木碎片与木匣子的碎片先是试探性的碰了一下,随后纠结在一起,剑气纵横中,一把全新的木剑慢慢成型。

    剑,依然是之前的模样,只是颜色变得通体黝黑,跟孟八九留下的木匣子颜色一模一样,剑身上还多出来一些稀奇古怪的花纹。

    下一刻。

    宁十便睁开了眼睛。

    第一眼便是剑气横生,木剑直接落在他的手心里,不见丝毫动作,屋里飘荡起来的‘尘埃’与‘飞蛾’就被剑气斩碎。

    这一剑如冬雨破夜凉。

    剑非前剑。

    招也非前招。

    这应该就是宁十的想要的剑三,如冬如雨如凉……

    剑三。

    冬雨凉。

    于梦中成。

    刚刚渡到长乐客栈屋檐旁的肥猫,被惊的胡须微摆:“此剑,此子,可扛四海剑旗!”

    ……

    腊月十二,微冷,略寒。

    买客栈已经浪费了一天,宁十答应李天意除夕刻完二十万个名字,敢应下,就要说到做到。长乐客栈买下了,自然要开张,宁十也给了叶青鸟六个人期限,除夕前布置妥当。

    岁山坐落在神都以北,不算太高,但是隐隐有龙脉之相,宁十提着自己的新剑,背着一箱子的书册就入了山。

    徐帘幕留下的地图标注着入口与刻石的地点。

    隆冬腊月,岁山上却松柏常青,郁郁葱葱,虽有霜露却别有一番风味。按说皇陵重地,寻常人自是无法轻易进入的,可也不知徐帘幕动了什么手脚,按着这图走过来,竟没有遇到丝毫阻拦。

    松柏成荫,愈走愈幽深,愈走愈安静,脚下的路也开始变得蜿蜒曲折。

    愈朝山中走,宁十的心情愈是沉重,此处是唐国帝皇的定陵,代表的是整个唐国的精气神。

    奇石遍布,怪岩耸立,却不见有雀鸟鸣叫之声。

    宁十不急不缓的在岁山中游荡,盯着地图游荡,然后就游迷路了。是真的迷路,他原本对路就很痴,越认真越会走错,明明画画很厉害,但是地图却怎么都看不懂。

    松柏愈走愈多,可怎么都走不到地图上的目的地。

    破晓出门。

    日头爬过山腰,宁十还在岁山里闲逛,最神奇的是,他并不觉得自己走错了,还在很认真的盯着地图寻找路线,手指抓着地图,眼睛时而抬起时而落下,嘴巴里念念有词。

    迷路迷的煞有介事。

    耳边传来轰轰的流水声。

    宁十抬头遥望,只见一条银色的瀑布,自一条白色的陡崖倾泻而出,瀑布飞流直下成一道白练,砸在崖底一滩小湖。湖水澄净,水流四溅,白练成了百道水花。

    脸颊隐隐袭来一抹水雾,冰冰凉。

    宁十缩了缩脖子,颠了颠背后的书箱,紧了紧手心里的新剑,嘀咕一声:“好像走错路了?”

    “肚子有些饿啊。”

    “湖里会不会有冬鱼呢?”

    上前几步,走到湖边,低头就准备查看湖泊中有无湖鱼。

    “噗!”

    一道水花自湖泊中飞出,直接轰向飞流而下的瀑布,与瀑布相交的是一个拳头,一只臂膀,一个人。

    这人赤裸着胸膛,下身穿一条锦裤,黑发微长,遮眼。

    拳头砸在瀑布之中,瀑布被分成一朵白色的‘花儿’,一拳之后又是一拳,一拳再接一拳。

    跟宁十练剑有的一拼,这人练拳,心无旁骛,用心执拗,并且已有成就,那萦绕不散的‘气’便是少年的信之道,宁十是信剑,这少年是信拳。

    宁十看着这少年,再次确认:“自己确实是迷路了。”

    微微思索:“靠自己肯定是不可能走到目的地了,自己需要帮助。”

    眼前刚好有人:“那就等等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