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戮神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极点穿透

第一百二十三章 极点穿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戮神第一百二十三章极点穿透空间炸裂的声音不断响起,大量的血肉四溅而出,整个戮界都为之震动,原本还算平整的大地已经变得坑坑洼洼,仿佛是被蹂躏过一样。

    两人战斗持续的时间很长,足有一炷香的时间这才逐渐停息下来。

    一个人躺在地上,如果他还算是人的话,另外一个人的状态比前者好了许多,至少保持了肉身的完整度。

    王野着上半身,原本身上穿的衣服材质十分好,属于是中品法器里的极品了,不过在经历了一番打斗之后也承受不住墨邪强横的攻击,最终变成了碎片。

    “咳咳,在肉身上你是第一个跟我棋逢对手的人。”

    他双手扶着膝盖,胸膛在剧烈的起伏,大口的鲜血被咳了出来,其中可以依稀可以看见内脏的碎片,看向墨邪的眼神中带着浓厚的赞赏以及无法掩盖的杀意。

    “咳咳,谢谢夸奖。”

    墨邪的意识已经回到了肉身中,但不是他想回来的,而是肉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让他不得不去掌控肉身,否则在经过一轮战斗后,就会性命不保啊。

    他的情况比王野凄惨很多,除了骨骼和内脏健在,大半个身子的血肉都被轰击成了碎片,现在的墨邪在外人看来已经算不上是个人了,而是一个心脏在跳动的怪物。

    “不必客气,毕竟你是第三个看到我这副状态的人。”

    王野站起身,浑身的气势冲天而起,在眨眼间到达的了全盛时期,身上的伤口更是在飞快的愈合,直到恢复如初,除了衣服不见了之外,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一个经历过一场大战的人。

    “啧啧这恢复力,你是个怪物么?”

    墨邪挣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看到了王野那怪物般的恢复力,嘴里不由自主的感叹一声。

    其实早在见到王野的时候,他就知道了王野的一切,也不知道是不是陆良跟王野有仇,玉简上所有的人都没有王野介绍的详细。

    王野早年的经历,何时突破,何时进入内门,何时拜师成为核心弟子的,还有修炼何种功法,具体威力如何,什么作用,在玉简上都有详细记载,不过这些情报上唯独没有记载王野这副状态以及强大的恢复力。

    “你的玉佩,哦,不,是我的玉佩,我先拿走了,至于外面的那把刀把你杀了自然而然也就变成我的了。”

    王野走到不远处的地方,拿起了地上的玉佩,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随后转身看向了相貌狰狞的墨邪,眼中带着残忍。

    他最痛恨的就是有人在他面前提起往事,不管是不是有意的,这都会让他的内心感到异常的愤怒,就好像是藏在心底的事情被人当面说出来一样。

    所以对待这种人,他往往都会采取各种残忍的手段将其折磨致死。

    海灵之矛

    王野伸出一只手虚空一抓,一道暗蓝色的水流忽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凝结成了一柄长

    矛,这长矛仅有一米长,甚至还没有杀生刀长,但它的造型很独特,整体呈现出波纹状,线条十分柔和,就如同湖面的涟漪一样,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

    “哎在我死之前一直有个疑问,想请你帮我解答一下。”

    墨邪看着缓步走来的王野,悄悄的在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瓶品质极高的先天之气,不动声色的将其浇灌在了肉身上,伺机恢复肉身。

    肉身毁坏到了这种程度,哪怕在开启极境发起进攻,也没有任何的胜算了,而且经过了长时间的厮杀,就算是拥有极境加持,灵力也枯竭了下来,所以他也只能先用言语来稳住王野,希望他可以给自己一丝喘息的机会在做打算。

    “什么问题?”

    王野用手指肚摩挲着玉佩,另外一手提着海灵之矛,一步一步的朝着墨邪走来。

    “也没啥,我就是想知道你的家族是不是你亲手灭掉的?那些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别生气哈,我很难想象一个人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竟然会这么做。”

    “哪怕是我从小就被关起来,我也没有想过要如此报复家族,你就当做做好事,解答一下来自于将死之人的问题吧。”

    虚弱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剧烈起伏的胸膛和粗重的呼吸声,仿佛是要一口气将戮界中的空气都吸进来一样,脸上在摆出一副将死的样子,在配上疑惑的眼神,可谓是将演技施展到了极致。

    用语言和神情迷惑对手,还是墨邪在周蝶身上学习到的,他和周蝶在世俗中的日子里并不是时刻都相亲相爱的,有些时候也会为了某一件事情发生争吵,毕竟人和人不一样,每个人在对待事物的时候都会有自己的想法。

    若是每个人都是一个想法的话,那人也不能称之为人了,而是机器人。

    不过每次都是墨邪惨败,因为一旦墨邪气急败坏的时候,周蝶都会做出一副可怜巴巴,泪眼婆娑样子,让他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随后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墨邪会时刻检讨自己为什么会输,最终他得到了一个答案,那就是伪装,利用对手的心里做出伪装,迷惑对手,让对手放松警惕,给自己创造出有利的条件。

    “据我对你的了解,曾经你是个族长之子,是无法体会到旁系子弟的痛苦的,尤其是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没有实力没有地位,只会受到欺凌。”

    “没错,王家的毁灭是我做的,而且我还将侮辱了所有人,在族长的面前侮辱了他所有的夫人,那些曾经高高在上用鼻孔看人的夫人,在我胯下呻吟和惨叫着,哈哈,你不知道族长看我眼神是什么样的,就好像是恨不得把我大卸八块一样。”

    “哦对了,还有欺凌过我的少爷小姐们,我将他们放到了一起,让他们自相残杀,你不知道,那些平时柔柔弱弱的人在绝境中是个什么样子,到现在我还时常想起来他们的表情,真的很让我陶醉。”

    王野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墨邪的身前,普通到极点的脸上带着病态的笑容,不过他并没有失去理智或者是陷入回忆,就好像是在诉说一个稀松平常的事情。

    墨邪听闻后陷入到了沉默中,身为族长之子的他当然知道旁系弟子是个什么生活环境,在旁系中还好至少没人欺负,但是在主家里,那些旁系弟子的身份比仆人还低,欺凌侮辱只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折磨致死也只是略加惩治,最多关几天紧闭不让出门。

    墨邪曾经小的时候也做过很多这样的事情,在他的眼里族中的旁系弟子只是一个玩物,死了就死了,跟蝼蚁一样。

    他很难想象到一个人在背负了仇恨之后,来到往生宗的过程,一定会充满了艰辛和磨难。

    因为脱离家族的掌控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之前墨邪就经历过来自于家族的重重围杀,真是一个不小心就会丢掉性命。

    “或许你做的是对的,至少这件事情放在我身上,恐怕也会跟你一样。”

    墨邪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王野,语气十分平静的开口说道。

    “哦?还是有人第一次理解我,不过这样也不会免你一死,最多让你死的不那么痛苦。”

    王野在墨邪的眼中看到了赞同和理解,表情不由得愕然,他以前见到过很多知道自己过往的人,有些人赞同他的做法,有些人则是冷嘲热讽,不过在真正意义上理解他做法的人,目前只有墨邪一个人,因为王野在墨邪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同样憎恨家族的情感。

    “虽然我能理解你的做法,但想取走我的性命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至少在我临死之前也要撕掉你一块肉。”

    墨邪拿出了酒神葫芦,咕咚咚的喝了个底朝天,枯竭的灵力再次充盈起来,灵力的质量也提升了一个档次,不过黑暗灵力仍然处于枯竭状态,但别忘了现在是在谁的主场上。

    墨邪手指一挑,无数根粗壮的锁链从地面中窜了出来,直冲天空上的黑月将其捆绑了起来,发出了一声声刺耳的声音,原本体积只有之前一半大小的黑月再次缩小了一圈,枯竭的黑暗灵力瞬间恢复到了充盈的状态。

    “哼,无用功罢了。”

    王野并未因为墨邪的恢复而感到慌张,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那副杀气凛凛的样子,他知道每个修士都有着自己的底牌,不到关键时刻不会用出来,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没有。

    王野之所以给墨邪喘息的机会,也是在准备一个神通,只不过这个神通需要蓄力一段时间。

    这一刻,王野身躯忽然动了起来,抓着海灵之矛的手臂向后弯曲着,一条条青筋伴随着膨胀的肌肉从手臂上凸显了出来,大量的灵力飞快的向长矛中汇聚,在长矛的尖端形成了一个光点,除了透露出强大的灵力波动外,并没有其他的气息,十分稀松平常,就好像是普普通通的蕴含灵力一击。

    极点穿透!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戮神》,“”,聊人生,寻知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