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做昏君 > 第一八九章 国丈进宫

第一八九章 国丈进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朱由校没有接过题本,挥了挥手说道:“让你的人送一块令牌去太康伯府。顺便告诉太康伯,以后进宫不用再请示了,拿着令牌随时随地都可以进宫。”

    陈洪略微一愣,皇爷给的这种待遇可以说是对太康伯一家非常非常的宠信了。

    对于朱由校来说,这是自己早就准备做的事情。自己要给张国纪足够的宠信,至少让外面的以为自己这个陛下足够宠信国丈,或者说是足够宠信的张皇后已经到了盲目的地步。

    在这方面,朱由校学习的榜样是弘治皇帝朱佑樘。朱佑樘的那两个小舅子就被他宠上了天。只不过朱佑樘真的是宠爱他们,那是爱屋及乌。

    因为弘治皇帝只有一个皇后,就再没有其他的女人了。这在整个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事情。

    朱佑樘的两个国舅能够随时随地的进宫,朱由校这一次也给了国丈张国纪同样的待遇。

    “是,皇爷。奴婢这就去。”陈洪躬身答应道,心里面越发的看重皇后和太康伯一家。

    太康伯得了随意出入皇宫的令牌这一消息很快就在宫里面传开了,所有人都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陛下对皇后真的是宠爱的不行,宠爱到骨子里面去了。

    “恭喜皇后娘娘。”一众报喜的宫人齐刷刷的跪在张皇后的面前,嘴上说着贺喜的话。

    张皇后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泪目,陛下对她的娘家实在是太好了。

    “去乾清宫。”

    张皇后不顾身后呼喊的小宫女,直接朝着乾清宫奔去。

    “陛下!”张皇后见到朱由校后,红着一双眼,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宝珠这是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朱由校忍不住捏了捏宝珠粉嫩的脸颊。

    “不是……”张皇后将心里的话一一说给朱由校听,两个人在乾清宫腻歪了一下午,一起吃了晚饭。

    张皇后没有回到坤宁宫去,直接留在了朱由校的乾清宫,两个人又腻歪了一晚上。

    于是又有人记录了下来:皇后留宿乾清宫。

    第二天一早,张皇后陪着朱由校吃了早饭之后,就回到了坤宁宫。

    倒不是张皇后不想继续在这里陪着陛下,而是她实在是不能在这里了。

    一个方面是因为张皇后的父亲要入宫了,她需要去陪父亲;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如果皇后一直住在皇帝的乾清宫,传出去影响不好。

    宫里会有嚼舌根的人说她身为皇后妒忌后宫女人,独自一个人霸占着皇帝。

    这可不是什么好的评价。所以张皇后直接就离开了乾清宫,回到了坤宁宫。

    在张皇后回宫后没多长时间,她的父亲张国纪就进宫了。

    说起来也有日子没见自己的父亲了,张皇后还真是挺想他的。

    看到自己的父亲之后,张皇后的心里边百感交集,可却只能坐在那里不能说话。

    等到行过礼之后,张皇后才对张国纪说道:“父亲快过来坐。”

    等到张国纪坐下之后,张皇后百感交集的问道:“家里面可还好?”

    看着自己的女儿,张国纪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一切都好。”

    张皇后这才放心,安慰自己的父亲道:“爹,你也不用担心女儿,女儿在宫里面一切都挺好的,陛下对女儿也很好。”

    说到这里,张皇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娇羞,有一些不太敢去看自己的父亲。

    看到女儿娇羞的样子,张国纪微微一笑,这一点他自然是感觉得到了。

    陛下对女儿的宠爱真的不是一点点,这一点从陛下对自己这个国丈的态度上就能看得出来。看现在女儿的样子,张国纪也就放心了,女儿在宫里面没有吃亏。

    父女二人聊了一会儿家常,张国纪这才有些犹豫的说道:“今天为父进宫,是有一些事情想问你。”

    张皇后笑道:“是内务府的事情吧?”

    张国纪点了点头,有些无奈的说道:“有些事情我也是没办法。你也知道的,为父虽然读圣贤书,心中怀有抱负,可是一直以来仕途都不顺,也就没有做过什么官,对官场上的事情知道的也不多。这一次,陛下让为父去掌管内务府,为父的心里面没有底啊!”

    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张皇后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去拆穿他。

    事实上对于自己的父亲,张皇后是足够了解的。

    自己的父亲这么多年一直都想做官,是一个老官迷。可是父亲恰恰科举不顺,别说考进士了,连一个秀才都没考上。

    这一次有了这样的做大官的机会,父亲根本不想放过。

    可是此时此刻,张皇后有一些迟疑了。原本自己对这件事情就不是很赞同,现在看到父亲的模样,心里边更就迟疑了。

    这恐怕不是一件好事情。

    父亲现在的样子,恐怕真的会搞砸内务府的事情。若是到那个时候,恐怕父亲和自己娘家就麻烦了。

    想了想,张皇后硬着头皮说道:“如果父亲没有把握,不如就向陛下请辞吧。父亲不用担心,陛下那边女儿去说。以陛下对女儿的宠爱,相信他肯定会答应的。”

    听了张皇后的话,张国纪的脸上有一些尴尬。

    他只是想找女儿询问一点办法,却并不想真的放弃内务府大臣的位置。

    如果想要真的放弃的话,张国纪就不会进宫来找女儿了。现在听到女儿这么说,他心里面有些不快,同时更是尴尬。

    “为父只是没有上手,只要上手之后,必然很快就能够熟悉。”张国纪笑着说道:“你不用担心。”

    听了父亲的话,张皇后反而更担心了。

    不过看父亲的模样,张皇后也知道自己恐怕没有办法说服他了。看样子自己可以考虑从陛下这边下手,不过想到陛下的样子,张皇后也不太有信心。

    “那爹这一次进宫是为了什么?”张皇后问道。

    既然没有办法劝说父亲放弃,那就只能尽可能的帮助他把事情办好,别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把事情搞砸了。

    所以张皇后直接就问出了事情的本质。

    张国纪想了想,还是咬了咬牙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于是张国纪将整件事情的经过对着张皇后说了一遍。他现在的处境很尴尬。

    说完这些之后,张国纪有些无奈的说道:“你也看到了,为父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听到这些话,张皇后睁大了眼睛,小嘴微张,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他们怎么能这么做?”

    事实上,在张皇后的心里边想的却不是这个,她想的是这些人怎么能够这么不要脸?

    这样的事情他们也敢这么干?

    这胆子也太大了,难道不怕陛下治他们的罪吗?

    见父亲期盼的看着自己,张皇后有一些着急,因为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张皇后的脑海中,第一时间就闪过了朱由校的身影。

    张皇后觉得自己应该去问一问陛下,即便陛下不给自己解决的办法,自己可以让陛下收回成命,不让老爹干这个事。

    想到这里,张皇后定了定心,说道:“父亲,你先回去吧,我随后会传消息给你。”

    张国纪听了张皇后的话,脸上有些疑惑,不过也知道没有办法继续追问,便开口说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张皇后点了点头,嘱咐道:“下一次进宫把母亲也带来,我有些想她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张皇后有一些不好意思,一副小女儿的娇憨模样。

    听到女儿提起生母,张国纪觉得心中温暖,轻轻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好。”

    在张国纪走了之后,张皇后想了想,把王安给叫了过来。

    自从上一次的事情之后,王安与坤宁宫这边走的就比较近。因为这个关系,张皇后倒也挺信任王安,所以决定先问问他。

    王安听了张皇后的说法之后,脸上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王安没想到有这么多人都想往内务府塞人,可如果真的让他们塞了进去,那内务府还没成立就开始枉法了。

    任人唯亲,结党营私,这是谁敢干的事情?

    所以这件事情绝对不行。

    可是如果不答应,那么得罪的人就多了,包括朝堂上的官员,还有勋贵和勋戚。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件差事就变得不好办了,既不能够把人得罪了,还要把他们都拒绝了,这就是一个让人挠头的事情。

    不过王安也知道,这根本没办法办到。因为这是两件互相违背的事情,想不得罪他们就要用他们的人,不用他们的人就得罪了他们。

    一件事情的反正面,根本没得选。王安心里边也是着急的不行。

    看了一眼张皇后,王安说道:“皇后娘娘,老奴觉得还是去问问皇爷吧?”

    张皇后点了点头,“如此,那就去问陛下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张皇后站起身子向乾清宫走去了。

    张皇后的心里边倒没有什么负担,在她看来这就是一件小事情。以陛下对自己的喜欢,这根本就不叫事。

    “皇爷,皇后娘娘来了。”陈洪来到朱由校的身边躬身说道。

    朱由校点了点头。

    事实上朱由校早就猜到了,张国纪进宫自然是有事情的,甚至是因为什么事情朱由校都知道。

    这件事情很难办,所以张皇后来找自己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放下手中的刻刀,朱由校笑着说道:“让皇后进来吧。”

    在朱由校的另外一只手上,是一个尚未雕好的木雕模型,从轮廓上看应该是一个女人。

    朱由校小心翼翼地将木雕模型收了起来,放到了一边铺有红丝绒的木盒子之中,随即轻轻的把盖子给扣上了。

    在朱由校做完这一切之后,张皇后也从外面走了进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